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开局邀请雍正造反(清穿)

38、第 38 章

  • 作者:花夕雾
  • 类型:都市言情
  • 本章更新:01-16
  • 字数统计:10454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哦~”李胜恍然点点头,“你是在想那个一直会给你通风报信的小家伙为什么没有给你通风报信吗?”“这个简单,小孩子嘛,都不用这金子诱惑,一堆点心糖果他便没有过去告诉你了。”李中刷地一下闭上了眼睛。“是不是觉得我们准备的很齐全?”李胜笑着揽住了李中的肩膀,薄唇微张在李中耳畔轻描淡写地丢下了炸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毕竟现在京城戒严剧场为了防止我们家明公进城,你说,我们能不严谨,能不思考的周全一点吗?”李中猛地睁开了眼睛视线落在了屋子里头的宋昭身上。“真的是女子?”“明公说的果然没错,只要剃了头发,除非自己承认,否则不管是谁都不会相信她是一个女子。”“那看来你刚刚也是猜的了?”李中微微偏过头看向李胜,“我刚刚只是在进行合理的推测而已。”“不一样吗?”李胜挑眉,而后不等李中再次开口继续道,“那既然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又是个聪明人,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说话了,其实我们两个过来的时候还有一些小尾巴没有处理掉,对了,应该还会有一些小纰漏吧,你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查缺补漏顺手解决一番?”李中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睛,而后一把推开了李胜转身走了出去。李胜愣了一下回头看向了宋昭。“明公,他这是?”“同意了呗~”写下最后一个字,宋昭慢慢将毛笔搁下看着自己写下的内容不由轻轻扬了扬嘴角。大功告成!“咚咚咚!”李胜拉开了门便看见了李中抱着一堆坛坛罐罐站在了门口。“你这是?”“其他的事情不急,现在最大的漏洞是你的明公。”“可是你刚刚不是都以为……”李胜有些不以为然地皱了下眉头。“那只瞒得了一时。”李中面无表情地补充,而后抱着一堆东西绕开了站在门口的李胜走了进去。宋昭从屋子最后面走到了屋子中间坐了下来看向李中。“你这是要给我化妆吗?”“我之前其实也想过将自己的脸用粉弄黑的,但是我的声音实在是太女性化了,若是我把自己弄黑再说话岂不是更引人注目了?”“半斤八两而已。”李中淡淡地评价着,抱着自己的坛坛罐罐做到了宋昭的对面。“怎么说话呢?”李胜瞪了一眼说话开始硬邦邦一点也不圆滑的李中。“你们不讲道理的将我拉下水,还想让我有个好脸色?”李中歪歪头嗤笑一声,抬手将刚从陶瓷罐里的一颗药丸拿了出来递给宋昭,“吃吧。”“这是什么?”抬了一下手制止了李胜的挑衅发言,宋昭耐着性子询问,“不会是毒药吧?”“吃下去试试看。”宋昭顿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手心里的药丸后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坐在她对面的李中,咬咬牙将药丸吞了下去。李中见状嗤笑了一声,“你倒是大胆。”宋昭:????不是,他是什么意思?“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宋昭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而后一脸惊讶地抬手捂住了嘴巴。“哦!我的声音,天呢!”宋昭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嗓子,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低沉的男声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来的。“这就是你制作的药丸吗?李时珍前辈的后代果然厉害!”宋昭忍不住再次看了一眼李中,瞧他将自己打扮的平平无奇却没想到一出手就是不凡!她和李胜今天早上忙活这么久花出去那么多钱是真的一点也不亏!听到李时珍名字的李中手指顿了一下,而后抬手将一整个罐子都推给了宋昭,“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这药丸最多维持半个时辰,最好含在嘴里不要吞下去。”“将这些都拿着随身携带。”“随身携带的话拿一个药罐子不太合适吧,要不,来一个锦囊?”李中愣了一下,再次开口眼神中都透露着一点不可思议,“你刚刚是在同我说话吗?”“对啊,不然呢?这里还有别的吗?”宋昭抿了一下嘴唇,内心还有一点不好意思,“不是我得寸进尺啊,是像这种装东西的绣囊这种东西我现在身上是没有的,然后你看我也不会做,出去买的话也不方便,你家娘子应该有给你做吧,所以你看是不是能不能先借我一个?”“没有。”李中拒绝的斩钉截铁,“我家娘子不会做绣活,所以我没有。”李中这话一出来,宋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心里单纯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但是站在一旁的李胜却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是我说兄弟,那你娶这个女人图什么呀?我她的脾气也不好做,饭菜的味道也不怎么样,就连现在连个绣活都不会做,你当初娶她不会就是图她什么事儿都做不成吧,哦对了她还赌博……”李中默默捏紧了拳头。他以前是不后悔自己这个选择的,因为心中有所图,所以并不觉得艰难,但是现在却因为这个女人招来了更大的灾祸,所以心中一时也有些不平,想反驳李胜,竟然一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于是只能在心中生闷气了。“李胜!”宋昭回过头瞪了一眼李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夫妻间的事情,我们这种外人怎么能知道他们之间的爱是如何产生的呢?”“快向李兄道歉。”李胜轻轻点了一下头,道歉也不含糊,直接拱了拱手说了声抱歉。“兄弟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若是我非要放在心上,那你是不是就要以死谢罪了?”李中嗤笑一声回过头看向李胜,眼睛在李胜听了这话之后而涨红的脸上停留了几秒之后,回头看向了宋昭,“我既然已经拿来了东西帮助你们,那就说明我现在已经知道被你们拉下了水,所以你们不用这么试探我了,没有必要。”“毕竟你们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就要前往宁古塔,到时候我们一拍两散什么关系都没有了。”“既然相处的时间不会很长,那么彼此之间就要放尊重一点,只是合作关系没有必要拉拢我,而且也是绝对拉拢不到我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位姑娘?”“当然。”宋昭轻轻点了一下头。虽然感觉这个人误会了什么,但是他说的话也确实说到她的心坎里去了,只是一段时间的合作相处关系,她倒也没有想过能把这种人拉拢过来。借人家一段时间的东风也就罢了,再多的话估计这个人就要炸毛了,不跟自己合作反手举报自己可怎么办?“既然如此,那就请这位姑娘能不能过来让我将你的脸涂上粉?”“……”一定要这么快的吗?就非得这么快让我变丑吗?啊,好吧好吧……她认命了。“当然。”宋昭很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在李中给她涂脂抹粉的时候,宋昭深刻觉得这个人如果在现在的话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化妆师,因为这个人手下很轻,她基本上就没感觉这人怎么在她的脸上动作。但是等她睁开眼睛,面前的人端来了一盆水让她照一下的时候,看到水盆里那个丑丑的倒影之后,宋昭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这水里的倒影,是我?”李胜轻轻点了一下头,对于宋昭的疑问表达了肯定。宋昭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哀悼自己美丽人生的逝去。她这实在是太惨了吧,现在的她不仅有一张灰黑色的一看就是吃了很多苦,晒了很多太阳的脸,一说话开口还是一道低沉的男声。要不是抬手么一摸脖子没有喉结的话,估计就没有人怀疑她是一个女子了。“这位姑娘不要乱摸,还没有干呢。”李中回过头看到宋昭的动作默默的补充了一句话。“哦。”宋昭一脸讪讪地收回了手,“抱歉,我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而已,对了,你不要一直叫我姑娘姑娘的了,你现在就叫我……”“不用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说你行走江湖的名字便是了。”“行走江湖也不至于,”宋昭轻轻摆了一下手,“你唤我钟离兄即可。”“所以那个叫花雾的人没有进城,而是在城外等着那群士兵是吧?”宋昭:????好家伙,套我话?“不用紧张,我只是问一下情况,好处理你们留下的烂摊子而已。”“什么意思?”李胜绷直了嘴角,一脸严肃的问道。“虽然你剃了头下的决心很大,但是另外一个人装作女子露出的马脚会更大吧?”“别担心,我一会儿便出城去混去见见他。”李胜心下一跳,连忙跟着道:“那我跟着你一起去。”“你不放心我?”“不是我不放心你,而是你若是一个人过去的话,他可能不会信你,我是为了你的安全。”“哦?是吗?”李中挑了一下眉头,“如此那就多谢了?”“不用,应该的。”李胜一脸淡定的点了点头,看上去一点也没把李中的事情放在心上。“对了,忘记问了,你们要让我做的事情是什么?先说一下,让我好歹有个心理准备。”“很简单的,只需要你透个话出去就行了。”“透个话?”这样的要求都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李中心下惊讶,忍不住看向了宋昭,“是刚刚你在那纸上写的吗?”“对,”宋昭轻轻点了一下头,抬脚走到了屋子最里头,“为了效果,我先不给你看这张纸上写的是什么,你先坐过来我问你一些事情。”故弄玄虚。在心中默默腹诽了一句,被挑起了亿点点兴趣的李中做到了宋朝的对面抬头看着她。“你知道大象吗?”“自然。”李中微微抬了一下下巴,对这个问题不以为然。“那你知道要怎么驯服一头大象吗?”“驯服?”李中忍不住笑了出来,“如何驯服战士拿鞭子抽打的,等他被打的怕了惧了,自然便会听话,这种问题还需要问我吗?”“不不不,”宋昭轻轻摇了一下头,“你的这种方法虽然有效,但是耗费的精力和人力物力却是非常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这样驯服出来的动物是有野性的。他只是暂时屈服于你,等到有一天你老了,在他的眼里你便不值一提了,那个时候你就会死在他的口下。”“不过是一个畜生而已,他不听话杀了便是。”“……”为什么这个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说出来的话却这么残忍血腥呢?他是不是沉默太久了,所以变态了?“怎么,没话说了?”李中轻笑着摇摇头,“是不是我的回答没有按照你的心意来所以你便说不出话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劝你趁早打消你那个可笑的念头,因为你连我都说不过,又要怎么去说服这城中千千万万的愚人呢?”“你明白我的意思了?”“自然。”李中轻轻点头,“我看到我那些店铺的地契了,一家书店,一家客栈,以及一个印刷的铺子,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能猜不到吗?”“既然你已经猜到我的主意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便直说吧。”“请。”李中礼貌性地伸了伸手。“你刚刚说不过是一个畜生,杀了便是。但若这个畜生,是你自己呢?”李中愣了一下,眉头轻拧。“驯服大象最好的方式便是在它很小的时候将它拴在一块小木桩上,小时候的他挣脱不开这个木桩,等他长大了之后有了能力却也以为自己挣脱不开这个木桩,永远活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我没有在开玩笑,大象是这样,大多数的动物也是这样,比如说我们人类圈养的猪牛羊鸡鸭,这些动物他们刚开始就是被家养的吗?”“不是,他们刚开始是生活在外面的,但是当他们被圈养起来之后,失去了自己的野性也就慢慢的忘记了,哦,对不起,应该是他们慢慢的习惯了甚至喜欢上了自己被圈养的生活,所以刻意甚至是有意遗忘自己曾经的日子。”“好像有点扯远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再来说刚刚你是畜生……”宋昭在李中快要杀人的目光下拧了一下嘴唇,而后坦然地换成了另外一个字眼,“我们再来说说我们和这些动物的相似性或者说,其实这些动物的习性就正在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不过我们不以为然,甚至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而已。”“不说别的,就说我现在的发型,刚开始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反对,甚至献出了生命,但是最后还是因为清人的打击而怂了,为了活下去选择了屈服,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像你刚刚最开始说的驯服大象的方式吗?”“不听话没关系,把他们打怕了,疼了他们就知道听话了。”“我们不就是这样吗,本来心中还有一个信念,但是最终被打怕了,所以接受了这个屈辱的发型。”“士可杀不可辱,但是实际上呢?我们和那头愚蠢的大象并没有任何区别,明明自己力量已经大到可以完全挣脱那个小木桩却想着我们还在弱小的时候曾经被这个小木桩难倒的日日夜夜,所以不敢也不愿意去挣开这个小木桩。”“你不觉得,很愚蠢吗?”李中安静地听完了宋昭的话,望向宋昭的目光中已经有所不同,但是最后理智还是打败了他被宋昭激起来的感性。“道理我都懂,”李中目光深邃,眼睛虽然说是瞧着宋昭,可实际上他的视线却已穿过了宋昭开向了更遥远的未来。“你说的这些话并不是没有人所觉,但问题是,那又如何?”“比起你说的这些事情还是命更加重要一些,如果能活着,为何却偏偏要去选择送死呢?”“你说的对,这个道理不是没有人懂,但是他们都放在心里不对别人说甚至是不敢对别人说,因为他们害怕死亡,他们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这事情没有发生到我的头上。”“这样吧,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宋昭垂下眼眸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声音哪怕被那药丸改变了也难掩其中的低沉和悲伤。“在一个动物世界里有着鲜明的等级秩序,老虎是最高级的存在,他每天饿了的话都要吃一个小动物。”“第一天,当老虎吃梅花鹿的时候,剩下的动物都在想,他吃的是梅花鹿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第二天老虎吃兔子的时候,剩下的动物都在想吃的是兔子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第三天当老虎在吃斑马的时候剩下的动物都在想,他吃的是斑马跟我还有什么关系呢?”“等到最后一天被老虎最后吃的那个动物想要求救时,却发现它的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其他动物。”宋昭闭了一下眼睛,掩饰住了心中的悲凉。“我知道,你们现在的生活可能是没有以前好,但是也不是过不下去,咬咬牙使使劲,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但问题是以后呢?以后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后代他们要怎么办,他们要像我们一样这么窝囊的,没有出息地活上一辈子,庸庸碌碌一辈子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为了活着人生就没有别的任何意义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我说出去的话,他们根本不会放在心里,他们觉得我死了哪管他以后洪水滔天,但问题是……”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我没有办法让自己放弃这件事情啊!“问题是什么?”李中出声问道,可是宋昭已经微微侧过身擦擦眼泪不说话了。“没有什么问题了,”宋昭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一个生性坚定的人,自己定下的决定怎么都不会变的,所以我也不强求你了吧,就这样吧,你按照这个纸上的顺序将事情一步一步推展下去。”“等到我从城门上跳下来之后,可能会取得一点点小的成功吧。”“好。”李中轻轻点了一下头,伸手接过了宋昭递过来的纸。“等等,明公您刚刚说什么?”李胜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从城门上跳下去?”“哦,你别担心。”宋昭回头冲李胜笑了一下,“我不会死的,只是一个刺激的手段而已,毕竟要是搞得轰轰烈烈,最后却没有见一点血就不好收场了。”“不是,明公你怎么总是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儿呀,就算你不会死,可是从城门上跳下去……”李胜气呼呼地看着宋昭。“好了好了你别担心了。”宋昭摆了摆手,“真的不会有事的。”“我有一个想法。”李中突然出声打断了两个正在说话的人,“李胜是吧?这件事还需要你忙活一下了。”李胜一脸懵逼的转过头看着李中。然后他就开始追问李中到底让他做什么事情只是终于知道,出来之后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吹牛这件事情怎么能让他李胜来呢?这件事情明明花雾最擅长了不是吗?“要不明公你来?”李胜凄凄哀哀的看向宋昭。“你不是说要为我分忧吗?怎么事到临头就退缩了?”宋昭眉眼含笑地看了一眼李胜之后,后者便低下头应了下来。李中他的娘子在晚宴前夕看到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宋昭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不过她的这种小小的疑问在李中眼里变成了宋昭是一个涂脂抹粉的男人,之所以现在这副样子,只是因为刚刚卸了妆而已。李家娘子本来还是要嘀咕几句的,但是在宋昭反手掏出一把银票之后就默默的闭上了嘴巴。银票和一些碎银子是两人进城之后便换的,毕竟能不能见谁都掏出一块金子吧。天快要暗下来的时候,这场晚宴开始了,宋昭再次拿钱给了李家娘子,让他去附近的酒楼多订一点菜,多请一些人过来。晚宴十分热闹,众人吃吃喝喝好不快活,时不时的交头接耳讨论一下,这个走了狗屎运,遇见了从沿海那边回来的哥哥的李中。“唉~我李中他哥啊,你们那沿海到底是什么样子啊?我这一辈子还没有过去过呢,你给人说道说道呗?”李胜慢慢的放下了酒杯,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他知道这个人是李中安排的不会轻易的抢他的话,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但是看着自家明公期待的眼神以及刚刚抬脚踹了他一下的李中,李胜慢慢的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表演。“哎呀,要说这沿海也没啥,值得说的吧。也就是我在我们家那边吧,养了几头大象。”“大象?”李中找来的演员很是卖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道,“我的个乖乖呀,大象,你竟然还能养大象,他那么大你是怎么养的呀?不害怕他跑了吗?”“害,”李胜假装一脸淡定地掰了掰手,“这大象有啥难养的,我跟你说啊,这非常简单的……”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学过叔叔但是完全靠背着李中给他写的剧本说完了诊断台词的离深终于说出了最后那句点睛之笔,“你说,这大象,蠢不蠢?”“那当然蠢啊,这大象太笨了!”忙着吃酒,刚刚留了一耳朵给这边说话两人的众人立马附和起来纷纷批判这个愚蠢的大象。当天晚上这些人回去之后,都忍不住向自己的家里人讲起了这个故事,讲一讲这个愚蠢的大象。下里巴人的娱乐活动没有多少天黑了之后就只能在床上努力,现在突然多出了一个可以讲出来收获别人震惊的目光,随意对别人讲,却不会引来别人猜忌的故事,传播速度远远超出了原先三个人的想象。李中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便听到了,有不少人在偷偷讲这个关于大象的故事。等他第3天出门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便忍不住问了他:你知道那个愚蠢的大象的故事吗?于是李中知道,现在的时机成熟了。由李中来负责将这个故事写出来,外由宋昭画了大象的画,最后将这一个册子整理出来送送到了印刷的地方印出了一百份放在了书店的书架上。这次,读书人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个关于大象的故事,不过不同于他们平时听到的那个版本主要强调了大象的愚蠢,在印刷出来的书上,这个不知道是谁写出了这本书的作者在最后写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还有谁和这个大象是一样愚蠢的呢?”这句话立刻引爆了所有人心中的点,他们几乎是立刻将自己所讨厌的人比作了这头愚蠢的大象。以往骂人可能不够文雅会被那些读书人嘲笑,但是现在百姓们听了从读书人那里传来的话后骂人只需要一句,你就是那头愚蠢的大象,而这便足以将对面的人气得吐血。你平时胆小怕事,就算被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你就是那个愚蠢的大象。你们家中虽然有钱,但是却处处遭那些官人嘲笑,你们和那愚蠢的大象也差不了什么。宋昭吃了药丸出去溜达了一圈之后,便听到了不少人张嘴闭嘴就是愚蠢的大象。这让宋昭有些汗颜,心中对无辜遭到了嘲讽的大象还是有点歉意。再过了几天之后,这股大象的风潮终于是渐渐缓了下来,宋昭站在街上摸了摸鼻子,心想是时候开始下一个计划了。当天晚上回去,宋昭便和李中商量着写下了关于老虎的故事。老虎的故事有上下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的书籍出去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话是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故事的最后也同样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你是其中的一个动物,你会怎么做?这个问题虽然没有像先前那头愚蠢的大象一样风靡了整个京城,但是却让不少人在心中暗暗反思,如果我是其中的一个动物,我会怎么做,我也会说出那一句跟我没有关系吗?有不少闲的蛋疼,心中有点沟壑的读书人,甚至亲自写了信,送到了书店表示如果他是其中的一个动物,他会怎么做。宋昭第一次收到信之后很是激动,连忙拆开了信一目十行地看了下来,然后便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将信放在了旁边。这信上写的不是她想象中的看透了她的想法要同自己一起干大事的人,而是真的以一个动物的角度推测了一下该如何团结剩下的那些动物,最后战胜了老虎的故事。“钟离兄何必叹气?”李中偏头安慰道,“这些读书人就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也不会在信上留下把柄的。”“店里的人有盯着那几个送信的读书人,所以若是钟离兄有心的话可以找到他们,与他们当面谈论这件事情。”“不用了。”宋昭摆摆手,“我刚刚也只是想一下而已,这件事情还是不要把他们掺和进来了吧。”“心软是做不成大事的。”李中淡淡劝道。宋昭没有丝毫犹豫地摇了一下头,“我不是心软,而是现在根本没有必要接触他们,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故事而已,他们心中就算有所想法也不过是那么亿,点点想法而已,就算我找上门去与他们当面想谈,他们心中有所触动,但也仅仅是有所触动而已,要是不使点手段,他们可能根本不敢跟我动手吧,所以没有必要。”“既然钟离兄知道没有必要,那刚刚为什么还那么失落?”宋昭:……那我这不是想着我这虎躯一震,说不定就有人慧眼识珠,非要投奔我,不然就要死要活的那种。然而事实证明,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前一些朝代,可能会真的有读书人上门前来讨论,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在清朝,那些读书人送一封信,表达一下他们如何以一个动物的身份推翻老虎的统治,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我们现在应该推出下一个故事了。”宋昭眼睛转一转,十分自然的转移话题,“你把那个故事写好了吗?”“当然。”李中轻轻点头,“在卖那本老虎的故事第一版的时候预告了第二版吗?现在已经有许多人预定了第二版,书已经印好了,就等我们开卖了。”老虎的故事第二版其实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出自先秦时代的,更准确一点说是出自战国策的一个寓言故事:狐假虎威。这个故事许多读书人都是知道,所以在看到第二版的书出来之后,却只是这么一个无趣的故事,所有的人都暗骂了一句:这黑心商家果然是出来圈钱的。我曾经的所有感动终究是错付了!可是当他们将书翻到最后一页看到最后一页上面的画的时候,心中突然一怔。【狐狸为什么敢假借天神的威名呢?】【因为狐狸聪明,还是因为狐和虎,让所有的人都傻傻分不清楚呢?】【动物们怕的究竟是狐还是虎?】【怕狐是害怕它身后的虎,怕虎是害怕他吃掉自己。】【但如果老虎老了呢?】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平平无奇的故事加上这一段话,这个意思完全就不一样了呢?是他们多想了吗?可是为什么这些话单独拿出来没有毛病,但是联系在一起就感觉怪怪的呢。“嬷嬷,你说,这第二个老虎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华妃捧着下巴盯着书上画的活灵活现的老虎,“是想告诉我们老虎并不可怕?如果我们有这个狐狸的胆量,那也可以打败老虎,是这个意思吗?”“什么意思?”低沉的男声响起,华妃愣了一下抬起头后一脸开心地看着来人。“皇上!”她立马站了起来朝皇上扑去,想要软软的扑倒在他的怀里,可是后者侧了一下身子,拿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皇上?”华妃有些委屈的看着胤禛。胤禛扯了扯嘴角,拉着华妃走到了她刚刚坐着的座位跟前坐下,“你刚刚在看什么?什么老虎的故事?”华妃一下子来了精神,也不计较刚刚胤禛躲开她的事情了,“是这几本书,这是哥哥前几天来看臣妾给臣妾拿来解闷的,说是京城最流行这几本书了。”“哦?是吗?”“对啊。”华妃点点头将书递给了胤禛,“皇上您看看这上面写的故事,虽然说写的有点幼稚吧,但是细细一想却有一些道理,比如说这个大象的故事。”“臣妾听哥哥说外面现在骂人都直接说他是这个愚蠢的大象,意思是说他明明有实力却被别人欺负。但是臣妾想着这个故事会不会还有别的意思呢,除了大象,还有没有别的动物是这个样子的?”“还有这个老虎的故事,就是第一个版本的老虎的故事,里面的动物因为不敢替别的动物说话,所以最后等到他都死了才发现已经没有人替他说话了,这是不是就在说我们要团结起来呀,不能给别人欺负我们的机会!”“还有就是最后这个老虎的故事,其实我之前看过的,但是现在他们的问题感觉跟我以前想的完全不一样,臣妾思考了许久都没有一点头绪,刚巧皇上您过来了,不娶您帮丞妾看一看?”在华妃拉着胤禛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时候,胤禛已经低下头迅速翻完了这三本书。“知道这书是谁写的吗?”胤禛放下书回头看向了苏培盛。“回皇上的话,写这些书的人名为李中。”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1-12 18:49:08~2021-01-13 19:1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河月 5瓶;木子敲敲 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自然。”
李中没有接话, 后退两步靠在墙上伸手拉上了门,而后抱起了胳膊抬头看向两人,“说吧,到底什么事?”“没什么, 只是认识而已。”
“诸位,”李中板起了脸站直了身子, “你们既然不相信我, 那为何还要来找我?”
李中根本不信这人的鬼话, “提前说话,杀头的罪, 我可不犯。”“那你这是答应我们了?”
李中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哦?”
李中看似有些惊讶地出声, “为何?你们既然已经给了我钱,那……”
“不要担心,”李胜抬手再次拍了一下明显有些气愤的李中,“这些消息现在的街坊四邻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没有时间去通知他们了。”李中的面色完全黑了下来。
“那如果我们从你们家里走了之后你会不会直接去报官?”“报官?”
“要不这样, 我就当花钱买平安了,这事情我帮你们做,钱你们拿回去, 我可以让你们跟着我监督我不会往外传消息,如此,可好?”“不用这么麻烦。”宋昭弯了弯眉毛,“既然你这么识大体且有诚意,我们自然不会让你为难的。”
“那你完全可以一举两得。”宋昭插话,看着李中转过头看向她的面上满是惊讶忍不住轻笑出声,“拿了钱再去报官, 报官的时候再说你是被逼迫的, 如此一来你既得了钱财又有了举报之功,岂不一举两得。”
宋昭没有再回他的话了,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桌子前弯下腰执起笔开始在纸上写下了什么。李胜起身慢慢走到了李中的旁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我兄弟多年未见,做哥哥的心疼你这些年过的苦,所以呢特意给了弟妹一些金子让她买了几家店铺都记在了你的名下。”“对了,今天晚上还有一个晚宴,是你的娘子特意请了街坊四邻来替我这个做哥哥的接风洗尘。”
李胜抿唇微笑, 眼睛瞄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宋昭, 而后又迅速收回了视线。“只是认识一下而已有必要下那么大的本吗?”
李胜抬头看着李中露出了一个笑容,“怎么, 不敢承认?”

“改了名字又娶了一个和你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 这么多年来,你不累吗?”

阅读开局邀请雍正造反(清穿)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