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渣了暴君后我死遁了

第 11 章

  • 作者:黍宁
  • 类型:都市言情
  • 本章更新:11-22
  • 字数统计:5966

牧临川此举在前朝看来无异于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而陆拂拂也成了祸国殃民的褒姒,被前朝大儒们破口大骂。

不知不觉中就成了祸国妖妃的拂拂:……

她贫匮的知识的确不足以支撑她知道吃一次海鲜这么麻烦。

拂拂十分羞愧,格外的羞愧。

她穿越前是无产阶级普通老百姓,穿越之后,爹娘也是普通老百姓,而她竟然不知不觉中成了,她奶和她唾骂过的“无产阶级叛徒”、“工贼”,成了剥削贫苦百姓们的地主老财。

牧临川坐在她身边,在众人窥探的视线中,垂着眼帮她片鱼肉。陛下手指修长如玉,骨节分明,手里玩着一把寒光凛冽的金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将面前这鱼完整地剔骨,片成了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鱼脍。

看着牧临川片肉是件倍儿惊悚的事,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少年这一手好刀工是拿活人练出来的。

拂拂看着少年低着眼片鱼片的时候,微有些走神。

海鱼是日夜兼程送来的,抵挡上京之时,上京已经入夜。

牧临川又大开宫门,点起皇城的灯火,如此这番大张旗鼓,就是为了迎接——几条海鱼。

拂拂突然觉得面前的少年和幺妮有点儿相似。

这是个十分诡异的念头,按理来说,幺妮儿就算再叛逆,也不至于像牧临川这般狷戾嗜杀。

眼前的少年,全然没有了白日里那狡黠戾气的模样。

他少年登基,常穿着高冠大履,少年的身形还未长开。身姿清瘦,骨肉匀亭,掩盖在这一袭宽袍博带下面,未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牧临川肌肤苍白,又因多病少眠,面上常含潮红。微卷的乌发偏又浓得如墨,给人以惊心动魄之感。

此时此刻,少年好像收起了尖刺的刺猬,露出了柔软的肚肤,认认真真地,片着面前这生鱼片。

他和幺妮一样。

认真做一件事来,往日那跋扈的模样无影无踪,颇显露出几分乖巧来。

拂拂看在眼里,心里不合时宜地就软化了。

她竟然越看牧临川就越觉得像幺妮。

他就和幺妮一样,闯了祸喜欢故作无辜。幺妮知晓自己的可爱,经常眨巴着眼睛拉着她的胳膊晃来晃去。

他们都是一样的年纪,都一样的身怀病痛,都一样的狡黠,一样的叛逆,一样在闯了祸之后爱扮无辜,一样的叫人捉摸不透。

拂拂捂住胸口,叹了口气,立刻又警惕起来,她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小姑娘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门。

自己怎么会和一个杀人犯共情?哪怕这是书里的人。

少年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和“杀人犯”划上了等号。

他将片好的这一盘鱼脍推到了拂拂面前,神情少了点儿跋扈,多了点儿跃跃欲试的期待,唇角一样,眼波流转。

“尝尝?!”

陆拂拂睁大了眼。

垂头丧脑地落败在了这和幺妮实打实相似的神态前。

陆拂拂与妹妹幺妮年龄相差并不大,但因为她先出生一年,拂拂深感责任重大,便自觉肩负起了照顾妹妹的重任来。

此刻亦是如此。

少女夹了一筷子鱼片,嚼了两下,露出个惊奇又害羞的笑,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好吃!!”

这是她哄幺妮开心的常用招数。

正如幺妮心知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常常会眨着眼,颇有几分做作地向她展示着自己的可爱与乖巧。做姐姐的也心知幺妮喜欢什么,常常悄悄地露出这副吃惊的做作神情,给予自家幺儿以成就感。

这是独属于姐妹俩之间的温暖的小心机。

算了算了,拂拂歪着脑袋笑起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这小暴君把她当作他的白月光嫂嫂替身,那她就把他当作幺妮的替身好了。

双重替身,谁把谁当真。

少年一顿,紧盯着她又看了半晌,像是在试探她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奉承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一眼就能看出何人真心何人假意,可是眼前这丑丫头却让他有点儿捉摸不定。

牧临川探出手,玄黑色的袖口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腕,将鱼脍大大方方地全都推到了陆拂拂面前,他饶有兴趣地撑着下巴看着她:“好吃的话,就全吃了吧。”

少年眨眨眼,眸光微动:“美人可不要辜负孤的一片心意。”

看不出对方真情假意,他便不介意用这阴阳怪气的态度刺她。这一盘子生鱼片吃下去定是要恶心腹泻的。

可是那又如何?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以为我是你嫂子的替身,其实你是我妹的替身

——

感谢在2020-11-20 10:37:48~2020-11-21 15:13: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世界顶级小美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鸩酒゛、开心点、昔何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彳亍 15瓶;徐呵呵、魂魂、oooopse 10瓶;今天三三吃饱了吗 5瓶;45910663 3瓶;老金、安澜、撇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拂拂默默扶额想,她想让牧临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行不行。

帝王寝殿内,窗牖壁带,悬楣栏槛,无不穷尽奢华。

织金的帷帐中,少年没个正形的席地而坐,随口问她,想要什么赏赐。

牧临川见她一直没动静,盯着她的脸,眼里涌动着点儿晦暗不明的情绪。

她最近认识了牧临川这是个好苗头,可是陆拂拂对如何将牧临川改造成明君这个任务,颇感束手无措。

真想要点儿什么的话。

陆拂拂绞尽脑汁,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个合适的要求。

“陛下,我想吃海鲜。”

除却让牧临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要求之外,拂拂最想要的东西就是钱了。

半晌,他这才支颐莞尔,眼皮都没跳一下,嗓音清凌凌的,有几分跳脱意味的直接应了:“好啊,孤允你。”

牧临川轻飘飘的一句话,累死了数匹好马,骏马载着海鲜,用冰块镇着,每到一处驿站就换一次冰,日夜兼程,终于将海鲜送抵了上京。

但这话想想都不能说啊!!

不过换个理想的方向去想,她这个要求提出来,说不定牧临川还会觉得她好清新脱俗好不做作,对她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呢。

拂拂一触及到牧临川的视线,便匆忙低下眼,心里咯噔一声。

觉得牧临川真是难办极了。

要赏赐是一门学问,她若是要金银财宝,牧临川定会觉得她肤浅。到了这地步她什么都不要,小暴君眼下恐怕又觉得她虚伪起来。

世人常赞扬视金钱如粪土的品行,但对于一个出自贫困山区的女孩来说,幺妮的病痛,使得早慧的拂拂过早明白了金钱的重要性。

嫌贫爱富是人之本性,这世上绝大多痛苦都能用钱来弥平。

她自小生活在山区,没吃过海鲜。后来跟随表姐去了大城市打工,表姐带她吃了一次海鲜烧烤,这味道陆拂拂一直没忘。就是太贵了,吃一次得两三百块钱,对于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女孩而言算这已经算是一笔奢侈的开支。

拂拂却不知道她这要求其实远比金银珠宝贵上许多,大雍朝并不靠海,上京距海边有百里之遥,海鲜送过来想要不腐败,难如登天。

少年盯着她看了半天,像是想将她开膛剖腹,研究个彻底。

眸光流转间,眼里倒映着错落的灯火,衬得少年眸子如血玉般温润。

坐在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寝宫中,拂拂思绪一阵翻飞。

此时此刻。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对于自己颇为感兴趣的新玩具,牧临川并不吝啬于赏赐。

阅读渣了暴君后我死遁了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