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宝眷

第二章 私金

  • 作者:星辰微闪
  • 类型:都市言情
  • 本章更新:11-22
  • 字数统计:6134

“在整件事情中,是你为贼!”

“你所认为的那些委屈谦让,不过是迫不得已的归还罢了。”

“还是说,傅姑娘鸠占鹊巢了一段时日,就真当自己是玉家女了?”

一句狠厉过一句的抢白,气的傅时雨浑身发抖。

她纡尊降贵前来,可不是受嘲讽的!

捏拳咬牙,一字一顿道:“来人,把她这张嘴给我撕烂!”

跟着傅时雨而来的奴仆闻听此令立刻就要动手,而一旁的衙役见状大慌,抬脚就要上前阻拦。

众人皆乱,玉卿卿却依旧淡然从容,看着近乎失控的傅时雨,她含笑轻声问道:“晏珩的私金可找着了?”

此话一出,四下皆静。

曾传言,晏珩在任职期间贪渎了大笔的军饷,其总和堪比国库,晏珩辞官至身死,天定帝都没能找到这笔私金的下落。

今时这话竟从玉卿卿口中说出来?思及她与晏珩的关系,足证明她是知道内情的!众人心中激动万分,再看玉卿卿的眼神简直就像看见了福禄寿三星。

傅时雨率先回神,迫不及待的出声追问道:“莫非你知道?快告诉我,那私金现下藏于何处?”

一朝天子一朝臣,天定帝宠信傅家,天和帝却不然,眼下虽是未动傅家,却也无亲近重用之意。

若是她能将这私金找回,那岂不是让傅家在天和帝面前露了大脸?立下如此功劳,还愁傅家不让她回归本家吗!

冷风从身后吹来,单薄的囚衣裹着玉卿卿瘦骨嶙峋的身子,她将众人眉眼间的利欲之色看在心里,笑而未语。

若玉卿卿咋咋呼呼的高谈阔论,或犹可疑,但眼下瞧她这笃定的模样,傅时雨是深信不疑的。

试想晏珩连唯一活命的机会都要留给她,身外财物又岂会对她隐瞒?

“你想要什么?”傅时雨近她一步,急切的道:“不管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只要你愿意说出那个秘密!”

傅时雨本就定性不足,现下为了得到想要的,更是直接摆出了予取予求的姿态。

玉卿卿环顾四周,挑眉纳罕道:“傅姑娘确定要和我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吗?”

傅时雨这才惊觉场合不对,忙请着玉卿卿上马车。

怎奈车门不够宽,戴着重枷的玉卿卿被卡在了外面。

傅时雨立刻向衙役讨要钥匙。

衙役正恨傅时雨太过霸道,竟要独吞这私金的秘密!闻言自然不乐意给,却也不敢真的开罪傅家,推脱说不合规矩。

傅时雨闻言嗤笑一声,心中极其鄙夷这些生性贪婪的底层蝼蚁,但要事当头,她没空与他们周旋,示意丫鬟水莲打赏。

水莲从荷包里掏出了一锭五两的金子。

衙役瞧见金锭子虽是欢喜的,但对比私金的秘密,这区区五两算什么?

只是,玉卿卿这态度摆明了是要和傅家做交易,且他们这些末等小衙役也没有能力去满足玉卿卿所提出的要求,既然注定与私金无缘,倒不如趁机刮取些他们能拿到的利益。

并不去接水莲手里的小金锭子,摸摸鼻子,转开了脸。

水莲皱眉看向傅时雨,傅时雨冲她点了下头,水莲咬牙,没好气的将手里的荷包扔了过去。

衙役笑呵呵的接在手里,一边谢着赏一边上前取下了玉卿卿身上的枷锁,等换了钥匙再去开铁链,却见人已矮身进了车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衙役乐得清闲,掂着手里的荷包儿,喜滋滋的与其余人分财去了。

车厢内,玉卿卿在傅时雨身旁落座。

傅时雨见状皱眉。

两人是天生的仇家,还从未有过如此亲昵的距离,且她浑身污臭...傅时雨眼底是掩盖不住的嫌恶,但想到车厢外惧是耳目,又觉得谨慎些很对。

思及此,她压低声音道:“到底在何处?”

玉卿卿眸光深冷的看了她一眼,而后抿笑垂眸,看着堆在膝上的锁链道:“想要我的东西,需待拿你最珍贵之物交换!”

若傅时雨此时能多一丝的冷静,必然可以发现玉卿卿眸中那一闪而过的杀意,可她没有,闻言不假思索,立刻表态:“什么东西?我给!”

“你的...。“玉卿卿眼睫猛地一抬,眸底杀意肆虐:“命!”

话音未落,傅时雨脖颈上便已笼罩了冰凉,惊恐之下她不及细想,立刻就要挣脱,可手指刚触到一抹寒意就感觉玉卿卿的膝盖抵在了她的后脊上。

膝往前顶,手往后勒,寒链瞬间嵌在皮肉里,勒的她的脖颈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后仰着,呼吸受限,脸色极快的由红转紫!

玉卿卿听着从傅时雨嗓子眼里发出的咕咕桀桀的怪声,贴耳低语道:“同是这死局里的人,我们都有了着落,傅姑娘又岂好独善其身呢?”

傅时雨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快要胀裂开了,两只眼睛直往外凸,嘴唇发麻,脑子发懵,濒死感让她不得不奋力挣扎。

距离马车最近的水莲听到了车厢内踢踏的异响,皱眉唤道:“姑娘?”

等了片息无人应答,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忽变,一个箭步冲上前,唰的一下捞起了车帘,就看到四四方方的车窗里嵌着一张胀紫发青的脸。

那双眼血红带泪,死死的盯着她,似有万千痛苦之言要诉说,水莲哪里经过这种场面?双腿不自觉的发软,倒退着跌坐在地,磕巴着嘴,半晌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变了调的尖叫:“杀人了——”

混乱的抢夺间,一柄刀从车厢外刺了进来,正中玉卿卿腰腹,剧烈的疼痛让她聚集在双手的力量顿时散了。

刀子快速的抽离又重新刺入,这一次从心口穿出。

玉卿卿垂眼看着滴血的刀尖,眸光一点点的涣散开来:“可惜...。”

这条命终究没能如他所愿,还是奔了阎王那处。

不过如此也好,有些话,她可以当面问一问他了。

他没看内官,而是从巴掌宽的牢门缝隙中看向她,如墨的眸子泛着熠熠的亮光,一如她初见那般。

但是,确如傅时雨所言,死牢里是晏珩用命换了她。

毒杀父母与亲夫的玉卿卿是朝廷不赦重犯,因此有幸与同样罪孽深重的晏珩成了对门儿邻居,更有缘成了同一日问斩的死刑犯。

可晏珩接下来的言行却让玉卿卿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想着刽子手手里的那把鬼头刀,她不自觉的生出了些许的怯意。

叮叮啷啷一阵响,打断了玉卿卿的思绪,她循声望去,就瞧见晏珩拖着小臂粗细的锁链从牢房阴暗处走出来。

这数月,皇上一直在想法设法的寻找晏珩的软肋,从而逼他交代出那笔私金的下落,却原来,软肋一直都在晏珩的眼皮子底下!

就这样,玉卿卿的不赦死罪被天定帝改判为流刑。

玉卿卿闻言,心头乍喜。

傅时雨看玉卿卿难过的要哭,心底恨极,咬牙低吼道:“既然你们两情相悦,又为何来抢我的!”

玉卿卿冷然抬眼,布满红血丝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傅时雨,掀唇讥讽道:“傅姑娘又错了!”

“皇上许了我几个条件?”

内官抬眼看了下牢内之人,复又垂眸,慢吞吞的答道:“一个。”

她清楚的记得,他那只沾着血渍、冻得发青的手指从牢门缝隙中伸了出来,坚定的指向了对面——她的方向!

“我要,她活着。”

内官听到了意外至极的话,同样是震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顺着晏珩的手指,扭身看向身后牢里的女子。

任谁有了这般机会都会率先保命的!

他也曾说过,活着才有无限希望。

而晏珩,战场之上身中三刀十二箭,被千万铁骑踩踏成血泥。

此后福王势如破竹,不过七日就攻到了城门下,天定帝写下罪己诏后跳了太液湖,福王登基,改年号天和。

天和帝虽然推翻了天定帝,却也尊重他,对他的许多决策都选择了奉行,她的流刑亦是。

九月的一日,天定帝身边的内官来牢中见晏珩,说永州的福王反了,天定帝命他重新领兵御敌。

听着内官的话,玉卿卿想,那日监斩台上只剩她一人了。

可...可她明明只是晏珩用来扳倒傅家和卫家的棋子,他那样的人,怎么会?

玉卿卿喉间一哽,顿时哑口无言。

阅读宝眷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