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东京剑圣拳法无双

第十一章 老夫不过是从没输过罢了

  • 作者:黄沙祭月
  • 类型:其他类型
  • 本章更新:10-18
  • 字数统计:7000

“诡异有诡域,灵异无实体,你是怪异?”,虽然花山院纪香此时嘴角只有两抹红色淡痕,但是北原苍介还是凭借自己多年的除灵经验判断出了花山院纪香的身份。

见花山院纪香愣住,北原苍介也不犹豫,单手并指成剑便斩。虽说一点动静也没有,看起来慢悠悠的毫无杀伤力,但北原苍介那天然理心流(94级)可还明晃晃挂在头上!

剑持隼不敢小觑,一个飞扑过去将花山院纪香扑倒在地,随即起身恢复站立,面对北原苍介,摆出泰拳拳架。

北原苍介微眯的双眼睁开,直勾勾的盯着剑持隼,语气颇为玩味,“少年,不要被美色引诱而迷失自我,否则,就要同这怪异做对亡命鸳鸯了”。

“她可不是怪异,她叫纪香,花山院纪香,是人类”,剑持隼仍然摆着泰拳拳架,颇有种蜉蝣撼树的气势。

“在老夫眼中,这个什么纪香,的确内心很澄澈呢,但是,老夫见识过的黑暗,比这要多得多哦”,北原苍介眼睛又眯了起来,一副醉醺醺的作态。

“天然理心流的剑圣老前辈,竟是个对妇孺孩童下手的货色吗?”剑持隼也不知道这北原苍介是不是剑圣,不过看这剑术等级,说不是剑圣他反而不信。

“哦?我可是剑都没拿,怎么就天然理心流了,”北原苍介眯着眼打量眼前的少年,试图找出他的特别之处。

“吃我一拳如何,让你吃吃瞎猜对手流派的苦头,”北原苍介身形不动,却在眨眼间跨越四五米的距离来到剑持隼的面前,一拳击出,虽然没有真正用力,仍然将剑持隼打的往后飞倒撞在墙上,击起一片灰尘。

“解析中......

天然理心流步伐:缩地

天然理心流拳法:无刀悬

解析成功,习得缩地(1级)

无刀悬(1级)

基础剑道(4级)变更

天然理心流(8级)”

顾不得疼痛,剑持隼此刻涌来大量的记忆,刻入他的脑海和身体里。

“老头子,用天然理心流的拳法,那也是天然理心流啊”,剑持隼扭头一口血啐在墙上。

剑持隼双手按于腰间虚握,身体重心稳住,脚尖踮起接近九十度,一瞬间足弓发力,上身不动,纯靠脚下的爆发力,脚尖踩在地上全力压下韧带关节几乎快断裂,每一步都瞬间踏出一两米,剑持隼人身形不变,整个人却像瞬移一般出现在北原苍介面前,本来虚握在腰间的双手突兀的击到北原苍介的面前带起一股强劲的拳风,吹的北原苍介稀疏的胡须微微拂动,再一细看,北原苍介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后发先至握住了剑持隼的手腕。

“看一遍就能做到这种程度吗,有意思”,北原苍介醉醺醺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嘴上说着有趣,脸上神情却比之前严肃得多。

“老夫乃天然理心流免许皆传七代目师范,人称当代剑圣的,北原苍介”,北原苍介没再抱着玩笑的态度,认真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对剑道和泰拳略懂一二,虽然是剑道社社长,但是一放学就会早退,每天都会做兼职到晚上十点,有个名叫星野怜的可爱同桌,目前和花山院纪香同居,梦想是成为东京剑圣,想过上平静的生活”,为了回应北原老剑圣认真的自我介绍,剑持隼也一本正经的现编了一段话以示尊重。虽然有玩梗的嫌疑,但是仔细来看的话,他可是句句属实。

“这个女孩我就不追击了,这样澄澈的内心,就算非人,应该也不是什么伤人的邪物,年轻人嘛......总是追寻刺激,”北原苍介挤眉弄眼的,让剑持隼有股揍他的冲动,不过打不过......算了(′xwx`)

“那么,此等天赋的你,要不要做我的弟子,少年?”北原苍介又在扒拉他本就不多的胡须。

“凭你是剑圣吗?”剑持隼挨那一拳的地方现在还痛的要死。

北原苍介瘦削的身子,笑起来倒是中气十足,震的楼道的声控感应灯一时全亮了起来。

“老夫习剑七十三年,如今七十有九了,除灵灭鬼难以计数,你知道经历过多少艰辛吗?”北原苍介故意顿了顿,

“那时我都没出生,知道个der”,剑持隼没好气道。

北原苍介也不在意,“你不知道......哈哈,习剑是件乐事,纵使污秽布满世间,老夫也不知道何为艰辛,因为啊,老夫不过是从没输过罢了。”北原苍介没有感叹,只是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狂妄的话,不过,对他而言......也许阐述事实罢了。

老头仰面喝尽瓶中酒液,踏着月色倚着墙走进了转角处的一个小巷。巷内一片寂静,在垃圾堆里睡觉的野猫嗅到陌生气味醒来,浑身毛发炸起,背部拱起如桥,瞳孔闪着幽绿色的光,眼圈发红,眸子发灰,努力摆出凶狠的模样。老头偏头看了野猫一眼,野猫呜咽着躺回垃圾堆,缩成一团。

不过,话虽如此。吾之剑术,至今仍未尝一败。既如此,称赞他们所学的剑法也是最强便是。

而总有一日,会出现超越我的弟子。那份不甘与喜悦,总有一日可以体会到吧。

鼻翼微耸,老头摸了摸自己稀疏的胡子,“污秽的味道,诡异?不,不对,是灵异。”

“你还要喝吗,客人?”田中这家居酒屋刚开一周,每晚九点到十点半有啤酒免费供应不限量活动,这个老头一个人喝了足足两箱,亏不亏本还是小事,要是喝出个什么好歹,他这刚开的店说不定就要背上“假酒”之类的莫须有的污名。

这老头不算矮小,约莫一米七的个子,瘦削的身子倒衬的他高了一截,脚踩一双破旧木屐,目光锐利,年纪瞧不出几岁。满头怒发胡乱顺着脖子延伸,其中混杂着几络白发,老头并不接田中的话茬,只端着酒瓶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着田中做了个举杯的动作,一边喝着一边离去了。

威胁程度:建议自尽,死的比较体面”

剑持隼人傻了,他一直以为技能分级是十级制,自己勉强算文武双全了,谁知道刚打工回来就遇到个顶着大BOSS面板的怪老头。

老头拿着刚喝完酒的酒瓶,轻描淡写的一挥,没有任何声势,也没有花里胡哨的光芒,只是那么一挥......仿佛挥动的不是酒瓶,而是橡皮擦一般,所有的鬼魅哀嚎污秽黑暗尽皆消散,如同阳春化雪。

虽然“嗅”到的气味并不十分黑暗,应该是很弱的污秽,但凡人的技艺也很难对付才是,北原苍介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敲起了剑持隼的门。

“谁呀?”没等剑持隼应声,花山院纪香便自告奋勇的去打开了门,迎面便是一个浑身酒气的老头。

老头继续往前走着,到某个墙角缝隙所对应的节点,随着老头一步踏入,出现了整个界域的变化,像极了剑持隼遭遇的酒鬼诡异而形成的诡域,但似乎又不完全一致。

诡异并未出面,这个诡域带着如血般的猩红迅速的扩张,数秒内便覆盖了整片包括小巷在内的一大片区域,仿佛马上就要包围整个东京......老头轻轻的往地上一踏,淡蓝色光芒在地上延伸,俯瞰这片大地就会发现,猩红色刚蔓延出人少的街区,便被淡蓝色的光芒封锁住了。天幕最尽的边缘幽幽泛上血红色的迷雾,悬挂在清冷的沉墨一样的夜色里。风的呼啸像野兽仰着头在对陨月咆哮,没有一点星辰的痕迹飘零而落,陷落的废墟之中,爬行着鬼魅的喘息和贪婪的笑。最后,那徘徊着渐渐苍白的月光坠于自己最后一抹倒影里。天际的云层变成了鲜血一样的河流,暴风雨瞬间夹杂着沙尘席卷了渺小的山头,支离破碎的噩梦混杂着逝者们的哀嚎袭向形单影只的老头。

......

“北原苍介

天然理心流(94级)

“喵呜?”野猫蜷缩着身体,悄悄睁开一只眼观察四周,月光皎洁不染微尘,野猫身上毫发未损,巷间的垃圾倒是伴随着未露面的诡异一起湮灭了。

老头仰头再喝,只接着几滴残余的酒液了,他摇了摇头,俯身将酒瓶轻轻放在地上,转头离开了。

“奇怪,污秽的气息为何到这里就消失了呢?”以北原苍介的阅历,不会诧异,但也颇为好奇,毕竟这世间,还没出现过能瞒住他的邪物。

这么危险的人物,剑持隼假装没看见,缩手缩脚的溜进出租屋轻轻敲门。花山院纪香闻声开门,她那双淡雅的双眸在搜寻到剑持隼之后就荡起微笑的涟漪,如秋日横波,让人如醉如痴。一头微卷的长发用水晶发卡松松绾起,发丝自然垂落下来,划过耳际,平添了一丝妩媚。花山院纪香今天身着一袭波西米亚风格的白色抹胸长裙,似乎是内衣大小问题,沟壑硬生生从V字挤压成I字,白皙的双腿在精致花边的衬托下愈加显得修长挺拔,一种素雅风韵在她身上浑然天成。

“污秽?”北原苍介皱了皱眉,刚才那个走路不自然,缩手缩脚,生怕自己注意不到他的年轻人,似乎有几分拳脚功夫,莫不是他收拾掉了?

哎呀,还是说......或许我就是直到最后也仍是最强的那一个呢?”

看着这个老头一副烂醉还自言自语的样子,田中真担心他喝出问题来。

我自己竟也意外地接受了平稳的日常生活使技术变钝的事实。

“若是上了年纪,气力便会衰弱,本性中凶暴的部分也会销声匿迹。

阅读东京剑圣拳法无双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