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学术王座

第250章 打造再次提出渝城学派

  • 作者:一苇以渡
  • 类型:都市言情
  • 本章更新:11-22
  • 字数统计:22096

“哼。”安宴轻轻哼了一声,“你以为,大统一理论是这么好解决的吗?”

“这不是因为教授您实在是太厉害了吗?”何阳开始恭维安宴,倒是安宴冷冷地盯了何阳一眼,义正言辞的说道,“何阳,我希望你博士毕业之后,不要这样下去。”

被安宴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懵掉了,何阳傻傻地看着安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看见安宴严肃的脸『色』就知道,安宴现在不是在给他开玩笑,而是真的生气了。

“啊,教授,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吗?”何阳挠着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安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话说错了,让教授这么生气,但是看着教授这生气的模样。如果他不认错的话,估计今天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不是你说错了什么。”安宴严肃地说道,“何阳,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吗?”

“做,做科研的?”何阳还是没有弄懂安宴究竟想要说什么。他只能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教授的脸『色』一边猜测着教授究竟想要说什么。

“不错,我们是做科研的。”安宴微微颔首说道,“所以收起你恭维的语气,我们只对实验和实验结果负责,除此之外,不需要对任何东西负责。”

“啊?”何阳还是没有弄懂安宴为什么忽然这么大的脾气,在他看来,自己大概就是想要开个玩笑似的说说也就算了,怎么教授还当真了。并且,还想要教育他一番。这就让人很尴尬了。

“何阳,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像是这样了。”安宴叹息着说道,“你也知道,我们是在搞科研,不是在搞交流,也不是溜须拍马之类的就能够把科研搞好。有你这个溜须拍马的时间,做科研,说不定很多时候你就能够做出事情来了。”

何阳挠了挠头,也不敢回嘴。安宴说得也没有错,他一个搞科研的,而且还是一个搞物理学的,跑去溜须拍马干嘛。即便是以后回到国内,想要做什么课题,或许溜须拍马有点儿用,但是最后还是要看科研成果的。

没有能力即便是再能说会道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毕竟他们搞科研的,不是溜须拍马就能够做出成果的。尤其是他还想要在科研上有一些发展,至少对于他而言他还想要在学术上多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在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上耗费自己的青春。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教授才会收下他的,如果他只是想要凭借教授的名气回国之后找一个好的实验室,混混资历,溜须拍马之类的。说不定早就被教授给退回京大了,不过想想教授现在提出来这个问题,大概是因为怕他以后会成为教授最看不上的那种类型吧。

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法则,只要自己不在乎什么看不看得上之类的。当然也没有什么事情,问题就在于他是教授的学生,必须要考虑到最为教授学生的骄傲。别人问起他是谁的学生,在谁那里就读的博士。

他说安宴。

安宴是谁,普通人不知道,但是学术界的人是非常清楚的。天选之子,数学大师、物理学大师。那不叫青年才俊,那叫——天纵奇才。

史上最年轻的菲尔茨奖得主,也是最年轻的诺奖得主。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几乎堪称是当时绝无仅有的大佬。就这水平,你学生还跑去溜须拍马的难道不会让人质疑老师究竟是怎么拿到菲尔茨奖和诺奖这两个物理学和数学最重要,最能够代表学术地位的奖项的吗?可以这么说,他的教授已经是华国数学和物理学的第一人。

首屈一指,回国之后,那可就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

结果他的学生这么给人丢脸,简直就是在给教授自己丢脸。

恨不得直接把他给逐出师门,何阳一收自己嬉皮笑脸的神『色』郑重地对安宴鞠躬说道,“教授,您说的话,我会记在心中的。”

“恩。”安宴微微颔首,“你记得就行了。”

“还有,大统一理论不是这么好做的。将来你想要做自己的课题,也不要抱着一种什么都很好做的心态,什么都不好做,并且,如果有好做的,也轮不到你。”

“啊?”何阳直勾勾地看向安宴,教授说这句有好做的事情也轮不到他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还是有其他的意思,挠着头何阳不解地询问安宴,“教授您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有好做的课题,是不可能到我手上的?”

“也可以这么说。”安宴微微颔首说道,“即便是一个新的学科,一切从头开始也不可能好做的。更何况,不管是数学也好,物理也好,好做的课题,早就被前人给做出来了,这种好事还轮得到你?”

emmmmm……

他的教授说得好对,他竟然无力反驳。

没想到教授竟然在这里等着他呢,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看向安宴说道,“教授?”

安宴也看出来了,现在的何阳是有些窘迫的。他微微颔首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挥了挥手,安宴表示自己不在意何阳究竟想要说什么,“赶紧做自己的事情。”

“诶。”何阳看了看王云柒之后,开始动起手来。

很快,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没有继续多说话。这会儿,谁还有功夫多说闲话。自己的事情都快要忙不过来了,说什么闲话,有什么闲话好说。

自顾自的忙了一下午的时间,安宴没有吃饭,也没有感觉到有一点儿饿的意思。

看着安宴的模样,何阳倒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直到天『色』黑了下来,安宴收拾了一下,看向两人说道,“行了,你们也别在做事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何阳弱弱地举起手来,对着安宴说道,“教授,我住什么地方呢?”

“你?”安宴笑了笑,“跟我走吧。”

“诶,教授我不会是去你家住吧?”何阳一边拿着行李箱,一边说道,“则哥会不会打我啊?”

顾维则和安宴的事情,对于自己的学生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教授本身也好像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学生。况且教授就是一个研究狂魔,如果哪天没有研究的话,估计就是在和则哥说话。

为什么教授这种研究狂魔,会停下来和则哥交流,而不是自顾自的做研究呢?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教授和则哥之间是有些联系的。

并且,他们通过分析之后认为。则哥和教授谈恋爱,并且是非常稳定的在谈恋爱,否则,教授是不可能三天两头就和则哥说话的。毕竟教授的时间很值钱,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和别人聊天?教授也不是有病。

不是不和顾维则说话就活下去了,如果不是和顾维则谈恋爱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和顾维则说话的。

安宴盯着何阳打量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这才说道,“你想什么呢。”

“啊?”何阳懵『逼』地说道,“教授不是在和则哥谈恋爱吗?”

顾维则真人何阳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过,但是在视频里面倒是见过无数次。顾维则的确是一个非常帅气且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人,对教授是一等一的好。要说不是在谈恋爱的话,他是不相信的。如果不是谈恋爱,顾维则干嘛这么迁就安宴。

偶尔还会撒撒娇什么的。

当然,教授也是会撒娇的。不过想到教授撒娇的样子,何阳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是。”安宴点点头,一点儿都没有否认自己就是在和顾维则谈恋爱的意思。仿佛和顾维则谈恋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何阳对此只能够表示自己还是特别羡慕教授的,毕竟教授想要谈恋爱就谈恋爱,非常的自由。大概也是因为教授本身学术地位就高的关系,不管是将来在国外还是在国内,大家看重的都是教授的研究能力,而不是教授喜欢谁。

像是教授这种超凡脱俗的人,不管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大家都不会特别的去关注。当然不排除还是有一些好事的媒体,教授喜欢男人这个点作为抹黑或许是嘘头来进行报道。不过,对于教授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说穿了,国外对于这件事情虽然也偏向保守,但是明面上肯定还是会支持的。就算是国内有人拿这个当做污点去举报教授,最后估计也是不了了之。

开什么玩笑,人家喜欢的是谁,关你们什么事。人家的私事,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吧。

即便是举报了之后,可能还会被人给嘲一顿。毕竟教授也算是国宝级的学者,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被撤职或者是在国内待不下去,那才是一件怪事。

“但是你想住在我家,那是不可能的。”安宴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和则哥是住在一起的,你想什么呢,还想住在我家里。”

“诶。”何阳急忙说道,“我真的没有破坏教授和则哥的意思,但是教授我真的没有去的地方啊。”

“我会安排的。”安宴说完之后,离开了实验楼。外面的天『色』是有些黑暗的,本身冬天的时候天『色』就黑得有些早,冬天有冷。

何阳微微颤抖了一下,嘟囔着说道,“我怎么觉得渝城比龙城还要冷呢?”

“差不多吧。”安宴也不知道龙城现在的温度是多少,不过想想何阳觉得冷的话,“你多穿点衣服就行了。”

“……”何阳一瞬间觉得教授其实也不太会说话。

他们来到顾维则身边的时候,大概顾维则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的时间了。

何阳还是第一次见到顾维则,上下打量着顾维则,看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这才说道,“则哥,你好!”

顾维则一愣,急忙说道,“你好。”

“你,也是小宴的学生吧?”

“对。”何阳笑嘻嘻地说道,“我和则哥见过的。”

“哦?”顾维则怎么不记得自己见过眼前的人,很是纳闷,“我们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视频啊?”何阳依旧还是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就是在视频里啊,则哥你忘记了。教授很多时候都在做事情,是我接的视频啊。”

“噢!”顾维则这才想起,他就说眼前的人很是熟悉,但又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眼前的人。原来是在视频里,他就是小宴那个记录数据的学生啊。

“我一直听小宴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顾维则嘿嘿地笑着说道,“你和我看上去差不多大吧。”

“则哥比教授大?”何阳愣了一下,还以为顾维则和教授是同岁呢,没想到要比教授大一些。

“恩,比我大一两岁。”安宴轻轻恩了一声,“行了,刚才还在说冷,现在就不冷了?”

“冷。”何阳还做作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表示自己真的非常冷,已经冷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见何阳的动作,不仅是安宴,就连顾维则都有些失笑。这家伙看上去和他年纪一样大,怎么还跟个小屁孩似的。他忽然觉得安宴每天是不是都非常的心累,毕竟这一大群学生,怎么看不像是省心的。

王云柒还好,应该和安宴一样,都是比较专注实验的。顾维则以前就看见一个王云柒,觉得小宴应该还算是比较省心的。但看见何阳之后,他就觉得小宴是不是每天都挺心累的。毕竟学生一个个都跟个逗比似的,这就特别的心累了。

并且他还看出来,何阳不仅是个逗比,甚至还是个话唠。一直在说话,安宴一言不发。王云柒偶尔附和一下,大部分时间都是何阳一个人在说话。这种情况,顾维则见过不少。这种就是典型的自己特别喜欢讲话的话唠。

估计是因为何阳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时候,实在是憋了太久了。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想想也是,毕竟何阳是大师兄,在两位师弟的面前,还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信的。比如说海和伸弥,这家伙本身就是个话唠逗比。要是知道何阳也是同样的话唠逗比,他肯定会表示自己对于何师兄非常的失望,并且不在崇拜何师兄。

要知道海和伸弥除了安宴之外,最服气的就是何阳。大概是因为何阳本身不在美利坚读本科,而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到了教授这里读研究生。他也看过何阳发表的论文,非常的好。至少他认为自己肯定是没有这种水平的。

每次遇见何阳,必然会对何阳开始一大堆的彩虹屁吹捧。

何阳每次和海和伸弥聊完天之后,都觉得自己有点儿飘了。在看看教授,恩,飘不下去了。毕竟教授这么厉害,他倒是想要飘,但是在教授的面前,他实在是飘不下去。开什么玩笑,他的教授可是天纵奇才。

他私底下都是叫教授为天选之子。

看过教授的成绩,在看看教授现在的成绩。这都不叫天选之子,根本就说不过去。开什么玩笑,他总觉得教授肯定是解开了什么封印,才会变得这么厉害的。

主要还是因为教授以前的成绩实在是太烂了,说实话,教授第一次高考的成绩妥妥的学渣。并且是学渣中的学渣,是那种何阳根本连一句话都懒得和他说的人。但是在看看教授现在,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他的博士生导师。菲奖最年轻的得主,现在又是诺奖得主。这都不算是天选之子,那谁才是天选之子呢。

都坐在车上之后,安宴说道,“先把王云柒送回去吧。”

“好。”顾维则点点头,发动汽车。

在开车的时候,何阳看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他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在说话。这个时候但凡安宴或者是顾维则以及王云柒会说一句话,那么何阳肯定是滔滔不觉的开始说话。不过何阳观察大家的神『色』,看见好像没有人想要说话的样子,也就没有说话。

直到将王云柒送回家之后,车上就只有三个人,顾维则在认真的开车,他倒是想要问问安宴在普林斯顿大学究竟过得如何。不过安宴没有说话,顾维则肯定是不会说话的。只有安宴说话之后,顾维则才会开始说话。

整个车厢显得非常的沉默。

何阳有些手足无措,倒不是他不适应这种环境,而是他看见教授和顾维则都不说话,憋着很是难受。他在想,难道教授和顾维则私下里,两人在的时候都什么都不说吗?这,怎么谈恋爱的?

安宴看见何阳的模样笑了笑说道,“何阳,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就直接说吧,你现在这样子,挺好笑的。”

“额……”何阳挠着头,松了一口气,教授终于说话了,要是教授在不说话,他觉得自己肯定得被憋疯。

“教授,我是想要问。”何阳看向安宴说道,“你和则哥平时都这么沉默,不说话吗?就是你们两个人在的时候。”

“还成吧。”顾维则笑着说道,“小宴还是挺喜欢和我说话的,就是你们这些学生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听见顾维则美滋滋地说着话,何阳开始啧啧有声的说道,“则哥这么高兴?”

“这不叫高兴。”顾维则乐呵呵地说道,“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得了吧,我都已经看出来了,则哥你就是在高兴。”

“……”顾维则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何阳你先去顾维则家里住几天。”

“啊?”何阳眨巴着眼睛说道,“远吗?”

“不远。”顾维则笑了笑,“我们就住在楼下,楼上是我家,小宴家在楼下。”

“哦,所以你们这是青梅竹马吗?”

“算是吧。”

“对了,何阳,我问问你。”

“诶,则哥您说,您尽管开口,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咳咳。”安宴轻轻咳嗽了一声,“不要太得瑟。”

“诶,教授您教训得是。”

“小宴在普林斯顿大学一般都是在做研究吗?”

“啊?”何阳愣了一下,“则哥,你还不相信教授吗?教授除了和你聊天的时候会停下手里的事情,我看物理系和数学系的主任来找教授的时候,教授都没有丢下手里的事情啊。”

“我不是说这个问题。”顾维则说道,“我肯定是相信小宴的。”

“我是说,他的学生里面除了你喜欢说话之外,还有谁跟你一样,特别喜欢说话。”

“海和伸弥,一个霓虹人。”何阳想了想说道,“是之前教授的校友,特别喜欢说话。”

“比你说得还要多?”

“对,比我还能说,说话比我还要多。”

“……”顾维则越发的感觉到安宴的艰难了。

他同情地看了安宴一眼,何阳自然看出顾维则的目光有些不太对劲儿。本来以为他是来帮助教授完成实验的,这都能被喂上一大口狗粮,何阳表示自己非常的心塞。

“我前几天去看了一下渝城高等研究院。”安宴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对顾维则说的,还是在对何阳说。

但是顾维则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安宴根本没有必要在重复一次,肯定不是对他说的。既然不是对他说的,那么肯定只有是对何阳说的这句话。何阳还在看着窗外的风景,他是第一次到渝城。虽然说龙城距离渝城不算太远,但也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再加上他大学之前顾着当城市做题家,到了大学之后。身边的同学都太猛了,稍有不慎,他的成绩就会一落千丈。

根本就没有时间出去旅游什么的,所以也不会到渝城来旅游。

他还真是第一次到渝城,对于一切都还挺好奇的。这些,他以前都在网络上见过,但是网络上和实地观看,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他现在就觉得网络上的照片好像也没有实地看的效果好。

直到他听见了安宴的话,不自觉的回了一句,“陈师兄和韩师兄都想要去渝城高等研究院,都在说教授如果以后要回国的话,首选会是渝城高等研究院。教授,您真的要去渝城高等研究院?”

说这句话的时候,何阳没有用特别严重的语气。但是安宴能够听得出来,何阳似乎有些不太敢置信,并且是再三确认,安宴是否真的要回渝城高等研究院。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安宴『揉』了『揉』眉心,“不过如果要回国的话,首选肯定是渝城研究院,毕竟我本身就是渝城人。”摊开手,安宴笑着说道,“怎么,你是被京大的谁派来当说客的?”

“哪能啊。”何阳摇着头说道,“我就是有点不敢相信,教授真的回渝城。”

“怎么不可能。”安宴挑动眉头,他来了兴趣对何阳说道,“说说吧,你是什么看法,怎么觉得我要回渝城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

“额……”何阳看向安宴,眨巴了一下眼睛,“教授,这事儿我说了,您真的别生气啊。”

“放心吧,我不会生气的。”安宴换了一个姿势,舒服地靠在副驾驶座上,“你什么时候看见我非常生气了?”

“是这样的,以我浅薄的见识认为,渝城毕竟是远离了学术中心的。”何阳搓了搓手说道,“如果教授以后在渝城发展,肯定还是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尤其是在学术上,以及联合研究课题上面。”

安宴笑了笑,“你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不是在菁华获得是京大就是远离学术中心?”

“是。”何阳承认得很干脆,“教授,我就是这么想的。您也知道,京大和菁华都有自己的圈子……”

“对,我肯定是知道的。”安宴笑了笑,“但并非是不在京大和菁华就是远离学术中心。”安宴伸出指头轻轻摇了摇,自信的说道,“我还可以说,他们不在渝城才是远离了真正的学术中心。”

“啊——”何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满脸震惊的说道,“教授你是想……”

学术中心转移,教授这是想要当学阀?不对,不是学阀的问题,而是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对抗京大和菁华两所最高的学校的学术研究,这……如果是别人说的话,他肯定是不相信的。但如果是教授,说不定在数学和物理学上是真的能够做到的。

“我记得龙城距离渝城不算远吧?至少比首都近很多吧?”

“教授?”何阳诧异地看向安宴,“您不会是想要让我到渝城高等研究院……?”

“你有什么想法?”

“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渝城距离龙城是挺近的。”何阳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不过教授,您还没有回渝城,就开始拉人了吗?”

“也不算是拉人。”安宴说道,“我本身就是渝城高等研究院的荣誉院长,你不知道?”

“额,您说了我才知道的。等于是说,我现在才知道。”何阳真没有想到,教授已经是渝城高等研究院的荣誉院长了。听说渝城高等研究院的院长职位还没有设立,这不是就等着教授回来就任院长这一职位吗?

所以当年他当成笑话一样看的渝城学派,恐怕也是教授真正想要打造的?

当然,如果真的能够形成渝城学派,对于何阳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他是渝城学派的中坚实力,等到渝城学派桃李满天下的时候,他也是会跟着受益无穷的。

他只是没有想到,教授竟然真的想要打造渝城学派。他还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何阳是一个对于亲近的人,尤其是信任的人憋不住话的,他直接询问道,“教授,之前他们都说您想要打造一个渝城学派,这话是真的?”

“算是吧。”安宴想了一阵子,这才开口说道,“其实不是什么渝城不渝城学派的事情,我只是想要继续学术研究。当然回到渝城肯定是必要的,况且我也不可能把你们几个交出来之后,我就不在教书,就进行研究。”

“我觉得教书也算是一种调剂吧,说不定还会在渝大带个研究生、博士生之类的。即便是没有这种想法,但是我相信在外人看来,我就是想要创造一个渝城学派,甚至想要当学阀吧。”安宴摊开手说道,“那我不如索『性』就说我就是想要打造一个渝城学派好了。毕竟,我觉得数学和物理学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也是好事。”

何阳现在非常想要吐槽安宴,什么叫做想要当学阀,他敢笃定教授现在已经算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学阀了。

如果他的教授都不配被称之为学阀,那么谁还能够被称之为学阀呢。

“怎么,不说话了?”安宴看向何阳垂着头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事情,“我也不是『逼』着你一定要来渝城高等研究院,你自己考虑吧。如果你想要毕业之后留在普林斯顿,或者是回京大都没有事情。”

“我都可以给你打个招呼,不过,我只有一条。”安宴停顿了一下,严肃地说道,“不要给我丢脸,你是我的学生,我希望你以后做什么科研之类的事情,一定要严谨。不要吊儿郎当的,给我丢脸,知道吗?”

“教授!”何阳重重地点头说道,“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不过,我觉得我可以在考虑一下。”

“行吧,你想要考虑就考虑吧,又没有催你一定要现在给出答案。”安宴笑着摇头。

汽车来到小区,在停车库挺好车之后,何阳张望了一下,啧啧称奇的说道,“教授您家的条件还不错吧。”

“不努力学习,就要回家继承家产,我也没有办法啊。”安宴开玩笑似的说道,“我以前总想着靠着家里和则哥我就能过得不错。”

何阳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这都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这条单身狗最受暴击,是他太敏感还是教授实在是太会秀恩爱了?为什么他总觉得教授在无形之中,又秀了恩爱呢?是他想太多,还是教授实在是太秀了。

这可真是让人非常难以捉『摸』的事情。

“不过,从高考之后,痛定思痛决定自己还是要好好的努力学习才行。不能一直当一条咸鱼,否则什么时候被则哥给抛弃了怎么办?”

顾维则在旁边苦笑着说道,“我怎么敢抛弃小宴,小宴不嫌弃我就好了。”

“是吧。”安宴指了指顾维则说道,“你看,现在我家则哥的样子,就跟我当年想得一模一样。”

“唔……”求求教授了,不要在让我吃狗粮了好不好。

“对了,教授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吧。”何阳岔开话题,他们还真没有吃晚饭,教授连午饭都没有吃,难道教授没有饿吗。

“教授您不饿吗?”

“是挺饿的。”安宴颔首看向顾维则说道,“则哥,你说了吗?”

“哦,我已经给我爸说过了,他最近挺忙的,不会回家。”说道这里的时候,他将钥匙递给了何阳。不管是他还是安宴都相信,何阳不会是那种会随便『乱』动别人家东西的人,也不会随便的偷窃。

何阳的品『性』安宴还是觉得能有保证的,况且顾维则本身也是警察。如果何阳真的『乱』来的话,估计他博士别想毕业,甚至有可能被普林斯顿大学开除。那就会非常尴尬了,何阳又不是傻子,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安宴对于何阳是非常放心的。

接过要是之后,何阳眨巴着眼睛说道,“教授,不管饭吗?”

“让你先去放东西,则哥和你一起去。”上了电梯之后,安宴继续说道,“待会下来吃饭。”

“教授会做饭?”何阳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你想什么呢,则哥会做,我?算了吧,我还不想要把厨房给毁了。”

emmmmm……

还以为是教授会做饭呢,原来是顾维则会做饭。何阳表示自己有点儿失望,他还以为自己发现了教授的新技能。

没想到教授根本就没有这些技能,大概教授的天赋全都点在了学习和研究上吧。

安宴先下了电梯,这个时候电梯就剩下顾维则和何阳两人。何阳有点儿尴尬,顾维则询问道,“何阳,问你个事情。”

“则哥,你说。”大概是叫习惯了,又或者是听安宴这么叫他们都挺习惯地叫顾维则为则哥。就算是海和伸弥和费雷德时常听见他们这么说,都会叫则哥这个中文名了。

虽然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顾维则几次,但是则哥则哥的都会叫。

“你们教授平常在普林斯顿非常忙吗?是不是经常不吃饭,熬夜之类的?”顾维则挺担心安宴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毕竟熬夜或者是不吃饭,都挺影响身体的。

“是,有那么一点儿。”何阳想了想说道,“不过则哥您放心,据我观察,教授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

“他也就是现在年轻,我就挺担心他每天不按时吃饭睡觉,将来身体会不好。”

“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何阳琢磨着说道,“我觉得教授应该是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一般来说教授真的熬不下去了,他会选择睡觉而不是继续熬下去。”

“恩?”顾维则挑动了一下眉头。

“……”何阳一瞬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的确是得多谢人家的不杀之恩, 否则他可能还真会有什么事情也是说不定的。

“诶。”王云柒和何阳都愣了一下,王云柒打量着何阳, 发现他的脸『色』有点儿不太对。周皓说道, “行了, 我任务完成了,先走了。”

说罢, 也不等他们在说话。就直接驱车走掉, 王云柒看向何阳说道,“怎么回事儿?”

王云柒领路,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实验室,看见安宴依旧还在低着头想着事情。何阳也没有打扰安宴,直接将自己的行礼放在一边之后,便轻手轻脚的和王云柒离开了实验室。

“我说他是我前姐夫你信吗?”

“我倒是相信, 可是……”王云柒哭笑不得的说道, “你还是多谢他的不杀之恩吧。”

一边走一边聊着天,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食堂。吃过饭之后,王云柒还是一如往常的给教授带了一份回去。毕竟教授还不知道要思考到什么时候,他还是先给教授带回去。待会冷了,热一下就能吃。

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安宴已经开始在整理自己的东西了。

“那也得等我先把东西放下之后吧。”何阳手里拿着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就这样去吃饭, 也挺受人关注的。

“说什么呢?”安宴瞪了何阳一眼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快。”

“嘿嘿。”何阳『摸』着鼻梁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教授已经解开大统一理论了呢。”

“你说得好有道理。”何阳挠着头说道, “不过我们还是先去找教授吧。”

王云柒挑动眉头说道, “不去吃饭吗?”

“我说。”何阳一边走一边对王云柒说道,“教授这都愣了多久的时间了。”

“大概两个多小时了吧。”王云柒也没有看时间,具体愣了多久他还真不清楚。不过这算是教授的常态,他和何阳都是经常见到的,所以一点儿也不惊讶。

甚至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惊讶的,不就是教授愣住了在想问题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如果是他们在想问题的时候,说不定也会这么做。

毕竟国内都快要放假了,而他拿着行李箱进入渝城大学,怎么想都有点儿反『潮』流的感觉不是。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决定还是先去把自己的行李箱放下之后在说其他的事情。

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回来了?”

“教授,您这么快就想完了?”何阳盯着安宴看了许久,他以为教授已经解开了统一理论呢,这次不就是因为统一场论他们才来的,现在教授解开了统一理论,最尴尬的可不就是他们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非常好奇地盯着教授询问道,“教授您解开了大统一理论?”

“我怎么知道。”何阳耸了耸肩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所以, 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不用了。”周皓急忙罢了罢手说道,“没有必要。”他轻笑着说道, “我就是送他过来而已,吃饭什么的, 也就是随口说说罢了。”

“诶?”王云柒愣了一下, “皓哥真的不留下来吃饭吗?”

阅读学术王座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