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新帝国

第二二四章 实力与装比

  • 作者:摇摇-欲坠
  • 类型:历史军事
  • 本章更新:08-04
  • 字数统计:13354

中和子如此上路,也让朱瞻基开心不已。

他能懂得许多道理,但是都流于表面,再往下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真正的研究,还是需要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来进行。

他笑了笑说道:“孤在显微镜里面,看见那种细小的细菌,也不是完全一样的,有圆球状,有长杆状,也有螺旋状。具体这些细菌各有什么作用,应该如何分类,还需要道长与太医们细心归纳。只有了解了它们的习性,才能为我们所用。”

中和子激动地说道:“老道敢不从命!”

他来京城就是为了看显微镜的,原本还在想着如何跟太孙提起,现在听他话里的意思,就直接安排自己去用显微镜了。而且还能跟来自全国各地的太医们一起研究,他如何不激动!

朱瞻基又跟他介绍了一番下马桥的研究院的禁忌,这才止住了话题,让刘承徽与老道叙叙情谊。老道也给刘承徽带来了父母兄弟的书信,让她开心无比。

船行到了秦淮河天地坛的附近,这里位于下马桥农庄的南方,从这里上岸,众人又换乘了农庄的马车。

如今的下马桥农庄可以说是整个大明规划最好的小区,整个区域房屋整洁,绿树成荫,混凝土道路四通八达,地上干净的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特别是下水道和室内厕所的存在,加上固定的化肥池,让整个农庄呈现出后世的别墅区景象。

中和子他们见到这样的环境,就忍不住连叹:“这真是人间天堂啊!”

一清子对这个老道也颇为亲近,笑着给他介绍了一些表面看不到的东西,更是让他对这里的规划钦佩不已。

就连刘承徽也听的津津有味,她虽然知道这里,却也是第一次过来,显得非常好奇。

“如果我大明人人都能住上这样的房子,那才是盛世啊!”

朱瞻基微笑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车队进入了医学研究院,这里原本就是从太医院抽调的人员,一些理论知识丰富,并且善于研究,却拙于交际的太医被安排在了这里。

一开始,所有的太医把这里视为“流放”,只有几位年迈的太医看中了下马桥农庄环境优美,想到这里颐养天年,才心甘情愿地过来。

但是时间一长,两边的差距就出来了。太医院是个伺候人的地方,不管医术再高明,在皇室或者大臣们面前,他们依旧是小人物。

太医院的院使才正五品,正八品以上才十三人,其余全部是九品,从九品和不入流,所以地位低的可怜。

研究院这边虽然没有了那些出诊的外快,却不用伺候人了,也不用担风险。

而在研究院这边还能继续研究医学,又能住在如此优美的环境里,所以一年的时间,研究院的职位已经太医院更紧俏。

朱瞻基要求太医院首先对哥们学科进行科学分类,其次就是写出一本《本草纲目》来。

他们这些人可比李时珍的条件要好的多了,不管想要什么药材,都能让人从全国各地把药材弄来。

而进行药性测试,也有各种不同的病人来测试,这些费用全部都是朱瞻基包了,研究资金非常充裕。

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因为这里治病不要钱,虽然只针对疑难杂症,但是仍然在大明引起了巨大轰动。

老百姓现在把研究院的这些太医都当做了万家生佛,朱瞻基更是成了神一样的存在。

哪怕就是他们的病没有治好,也没有一个医闹,反而感激涕零。

接收的各种疑难杂症的病人越来越多,医学研究院的名气越来越大。太医们在朱瞻基的引导下,也准备开设大明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针对普通病症的中医院。

医院分成了不同科室,针对不同的病人。不过目前的客户全体主要还是针对官员和勋贵,毕竟老百姓得病,除非是疑难杂症,最多也就是在当地看病拿药,他们也承受不起高昂的治疗费用。

并且,处方与药品供应依旧是分开的,朱瞻基从来没有想让医院也能卖药。

这虽然不能完全杜绝高药价,但是最起码可以让医院不至于那么丧心病狂地加药价。

被迎进了研究院的院子,众人就一起来到了放置显微镜的房间。

当中和子老道从显微镜的镜头里面,看到了那个由细菌组成的世界,就完全被迷住了,甚至连身边的朱瞻基也忘记了。

朱瞻基也没有再打扰他,将他丢给了太医院的一帮太医,带着不想离开的刘承徽来到了格物研究院。

医学的研究朱瞻基完全插不上,但是格物研究院就不同了,因为他很清楚科技发展的规律和过程。

如今的格物研究院也是所有研究院里面,怪人最多的地方,出成绩最多的地方。

但是,因为发展的比较初级,许多研究还没有达到能应用的程度。

比如,他们眼前现在这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蒸汽机。

这个蒸汽机还非常粗略,就像一个带底座的大茶壶,只是比茶壶多了一个进水管,一个出水管,一个储气罐,一个出气管。

出气管的前方,连接了一个连动式的齿轮组合,可以带动一个圆磨。

目前的蒸汽机太粗略,而且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稳定的动力输出,稳定的压力测试,稳定的闭气备件。

其中最难的,就是动力输出装置的设计,这方面朱瞻基完全是门外汉。

蒸汽的产生是依靠沸水的气压,但是如何将这些气压集中起来,产生巨大的动力,是目前所有人在研究的问题。

如今的蒸汽机只是连接了曲轴,能做物理运动,距离增加汽缸,活塞这道工序还早。

如果汽缸活塞的问题能解决,朱瞻基甚至想要略过蒸汽机这个阶段,直接上内燃机了。

相对于蒸汽机,内燃机的优势是巨大的。但是目前看来,最少短期内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连最基本的材料工艺都解决不了。

如今的蒸汽机雏形已经出来的,得到了启发的工匠们致力解决气压控制和动力输出问题。

在朱瞻基看来,距离应用的时间不会太久。

当然,想让它能带动火车,目前还早的很,现在最多只能当抽水机使用。

然后会在船上试验,带动船只航行。

蒸汽机这个众人眼中的怪物是研究院理目前研究重点,但是却不是朱瞻基最重视的。

他更加重视的是如今在一个偏僻小院里,进行秘密研究的发电机。

蒸汽机时代,电力时代,电子时代,这是人类工业发展历史中的三个重要阶段。

对雷电的应用,在这个时代是惊世骇俗的。但是对朱瞻基来说,只是小时候的玩具。

几乎每个男孩子小的时候都会有各种奇思妙想的想法,并且有一部分人会付诸行动。

朱瞻基小时候就绕过线圈,利用电动小马达做过钻头等玩具。

对他来说,想要有电,只需要有铜线和磁铁就足够了。

不过在这个时代,磁铁好寻,还能让工匠们打磨成想要的形状。

但是漆包线却是难找,去年的时候,朱瞻基耗费了巨大的功夫,才让工匠帮他抽了大约五十米长的直径一毫米左右的铜线,光是为了这点铜线,就耗费了不少人力成本。

然后,将这些铜线烧红,在植物漆里面过了一遍,终于才弄出了漆包线。

朱瞻基先简单绕了一个线圈,固定在磁铁的四周,留出了两个头。然后用一个手摇式的圆盘,带动齿轮装置,转动磁铁,就能发电了。

虽然他懂得的东西不少,但是目前来说,他自己动手只能做出这个程度。

这些东西一直到今年春天才全部做好,朱瞻基搬回了皇宫,在朱棣面前表演了一番。

看到两节铜丝之间电闪不止,朱棣惊讶的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了。

当时御马监大太监云祥也在,这个蒙古汉子武力超强,看到这一幕却跪了下来,跪拜不止。

朱棣安排了一个小太监将手伸进去试探了一下,这电流虽然电不死人,却也直接电的他浑身颤抖,小便失禁。

朱棣立即就把这个消息封锁了起来,然后派了几个工匠专门研究如何制作。

他们当然不懂这里面的原理,甚至根本不敢想,只敢按照朱瞻基的设计进行完善。

这就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就是他们制作了几个月,线圈越做越大,磁铁用的越来越大,甚至搞了一个超级线圈出来,能直接电死人的那种。

但是其他功能,一样也没有开发出来。

朱瞻基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进行,因为电灯泡的制作,可要比这个难的多了。

即便是马致德能够做出梨形的玻璃灯泡,灯丝的问题也难以解决,更没有能力抽出灯泡里面的氧气。

所以,朱瞻基虽然知道该如何产生电,却不会制作电机,也不能利用电力来服务工业,就只能暂时封锁起来。

在造出巨型发电线圈之后,朱棣还有一个打算,准备在明年的元宵等会上,在承天门城楼给百姓演示一番。

这个计划朱瞻基大力支持,如今的老百姓太好忽悠了。将这一套装置搬上城楼,晚上表演一番从“天上借来的雷电”,不要说老百姓,恐怕那些大臣们一个个也吓的腿软。

逛了一圈回来,这个时候的中和子已经跟一大帮太医们混熟了。不少太医围着他,正在跟他探讨关于瘴气的形成和治疗。

去年交趾的瘟疫,一下子死了近百万人,就连跟交趾相连的广西,也死了数万人。

大家互通有无,互相启发,共同研究。如果真的能解决瘴气,瘟疫这个大患,那可是造福于民的大喜事。

如果是个一般人,自然不会这么快就受到太医们的认可。他们都是这个时代医学最拔尖的一拨人,一般人那有可能被他们放在眼里。

但是中和子年岁已高,七十二岁了看起来还生龙活虎。而且他是真的精通医学,为了解决瘴气问题,几十年如一日地认真研究。

这样一个有真才实学的长者,没有哪个太医敢真的鄙视。

中午朱瞻基本来要请中和子吃饭,并且在下马桥为他安排了住所。

但是就在他准备吩咐摆膳的时候,宫里却来了内侍,宣朱瞻基与中和子回宫。

朱棣是下朝后知道了朱瞻基今日竟然放下手上事务,去码头迎接一个岭南过来的老神仙。

他原本还以为是江湖骗子,但是听说对方精通医术与养生,七十二岁了还老当益壮,从岭南奔波半个月过来,依旧健步如飞,他心动了。

身为一个皇帝,他现在当然不追求长生不老,那是谁也没有办法做到的。

但是他如今已经五十七岁了,当然在要多活几年。

既然自己那个心机深沉的孙子都能认可他,还是孙子承徽的长辈,道家高人,那他见见也无可厚非,所以让人宣了旨。

如果是真的高人,能帮他调养一番当然最好。

要是个骗子,他也能帮自己的孙子把把关。

其他人知道了中和子要入宫陛见自然是羡慕不已,就连他的徒弟元贞也有些失态。

不过中和子依旧云淡风轻,似乎根本不在意,安排了元贞布置房间,跟着朱瞻基一起回宫。

进了东华门,刘承徽是没有资格去见朱棣的,只能先回宫。

来到这个帝国中枢,哪怕中和子再云淡风轻,这个时候也有些好奇,四周观望了一番。

朱瞻基心想,小样,再高深也不过是一个人,还没有成神啊!

他不是看不起中和子,只是觉得他这副高人做派有点太装逼了,比自己这个太孙还装逼。

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被一个老头夺走了关注,心里有点不服气了。

两人相见后,朱棣也直接询问了中和子的底细,这个时候,朱瞻基也才知道这个老道士竟然还有俗家名字,姓徐,字静之。

惠州天宝观也是唐代就兴建的大道观,他在道录司里面也有登记,只是并没有注明老道精通医术。

老道推却不过,也给朱棣把了脉,指出了他身体的一些小毛病,给他开了两个养生的方子。

随后的闲聊,两个人谈到了道教的兴衰,佛教的兴起,竟然越谈越有兴致,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吃过午饭,朱瞻基就被朱棣赶了出来,让朱瞻基感觉自己的爷爷似乎又没安好心了。

利用道教打压佛教,是大明建国以来的基本国策。

但是朱瞻基却认为不能简单地利用道教来打压佛教,这在历史上已经证明了没用。

这是因为佛教善于学习,善于融合,善于放低身段,更善于蛊惑人心。

而道教要不是那些装神弄鬼之辈,要不然就是一副世外高人做派,不屑与俗人相处。

在教义上,佛家讲究入世,讲究忍让,追寻来生。这些都是虚无缥缈的,也能让人期待。

但是道家讲究修炼己身,讲究出世,自然竞争不赢佛教。

想要抑制佛教,只能依靠行政手段,政府管制,软硬兼施。

过于依靠道教,只会又把道教给养大。

不过这个时候,他对这些还不能插手,所以只能任由朱棣作为。

他只希望,中和子不要忘记了自己来京城的目的,早点拿出防治瘴气有效措施。

年底他就要出海,还等着更好的药方呢!

现在世界各地瘴气肆虐,没有好药,他许多地方都不敢去啊!

不知不觉回到了兴庆宫,朱瞻基一时之间也有点意兴阑珊,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在宫里陪陪几个孩子。

感谢灯火见人家,这尼玛竟然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这次中和子的到来,他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当是自己受到了中和子的启发,才有了这种想法。

而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就有了空间让朱瞻基自由发挥。

比如说,朱瞻基如果直接拿出世界无限大,无限小的理论,就会非常突兀。可是当他跟中和子接触之后,就可以说是受到中和子的影响,才有了这方面的想法。

朱瞻基继续说道:“二,如果我们将某个东西一直分解下去,这个东西是不是就不存在了呢?不,它依旧存在,只是我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来分解罢了。

所以朱瞻基可以用各种理由,各种借口告诉其他人,江油有硝石矿,其他人却不会怀疑,只会认为他有其他的信息渠道。

世界无限大,无限小的理论,是他很早就想抛出来的理论。在显微镜做出来之后,他就想拿出来的,但是后来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虽然这马匹拍的有些生硬,但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让人感到舒坦。

朱瞻基哈哈笑道:“老道长过誉了,孤也只是因为从显微镜看到了那些小虫子的存在,才有感而发。不过那些小虫子因为太过细小,也不像动物一样有学习的本能和天性,跟植物也有一些区别,所以孤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细菌。

朱瞻基伸出一根手指笑道:“一,如果说这个世界是有限的,那么在界限之外又是什么?”

“就以我们吃的饭菜为例,夏日晌午的饭菜,放到晚上就变味了,这是因为什么原因呢?为什么冬天两三天饭菜都不会变味?夏天为什么放两三天,饭菜就会腐烂,甚至长蛆?蛆又是从何而来?在没有变成蛆之前,被我们吃进肚子里的饭菜是不是已经就有了细菌的存在?这是肯定的。那么我们还能继续吃,还能吃饱,这都说明细菌对人是有好处的。但是当细菌变成了病菌后,再吃这些饭菜,就会腹痛,甚至有痢疾……”

中和子激动地说道:“南方多瘴气,北方却少瘴,并且瘴气多发于春夏,也是因为跟温度有关!这就说明细菌的存活和繁殖跟温度是息息相关的。”

元贞道士激动之下质疑了朱瞻基的话,听到朱瞻基的反问,他才想起上首坐着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帝国的未来继承人。

这个时候的他有些恐惧,但是看到朱瞻基的笑脸,大着胆子说道:“贫道不是质疑殿下,只是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无限大,又无限小呢?”

这两个不同的方向,也代表了我们今后不同的研究方向。格物致知,想要得到答案,就需要我大明有无数人一直来用心研究,我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够得到确实的答案。”

朱瞻基的这两个问题让所有人都沉吟了起来,中和子眼睛望着窗外的街景,却没有焦点,左手捋着胡须,右手却在不停的掐指算着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老道痴活七十多年,却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些问题。殿下的话如饮醍醐,让老道茅塞顿开。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不知道,未必就不是真理。老道行医一生,也就是近年来才摸到了小虫子存在的门槛,却没有想到,殿下小小年纪,就已经入了门。”

所有人都愣了住,然后沉吟了起来。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没有认真想过的,但是真的想到这个方向,每个人都觉得朱瞻基说的有道理了。

是个,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界限呢?假如这个世界真的有一堵墙,那么墙后面又是什么呢?

细菌无处不在。空气中,水中,包括我们吃的水果,饭菜。有些细菌应该对人还有好处,有些对人却又坏处,所以孤将致人生病,中毒的细菌,称之为病菌。”

中和子问道:“细菌对人还能有好处?”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细菌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我们却能活的好好的,那就说明我们人是习惯了细菌的存在,如果没有了细菌,可能人还会承受不了。

还有像江油有硝石矿这样的信息,如果他只是一个下位者,哪怕知道江油有硝石矿,他也不敢随便说出来。

但是他现在位于社会的中心,所有人围着他转,他们之间可能毫无接触,但是不可能漏掉朱瞻基这个点。

上位者与下位者的区别,除了权力的大小,更主要就是这种信息的不对称。

朱瞻基一直喜欢接触不同行业和不同类型的人,一方面是能增加阅历,一方面是想要借助这种不同圈子的融合,抛出一些“惊世骇俗”的理论。

阅读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系 。统.小。 说.网 w W w 点ku w x 点ne 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