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山海八荒录

第十六章 神仙醉钩饴蜂

  • 作者:洛水
  • 类型:武侠修真
  • 本章更新:12-15
  • 字数统计:4642

支狩真心中一凛,起身向窗外望去。春光明媚,杏色酒旗迎风飘展,门前环绕的杨柳宛如碧瀑垂泻,白色的絮花纷纷扬扬,落在明澈的溪水上。

几个青衣仆役牵着牛车,站在溪边,牛车上装着大铁桶,里面尖锐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听见哨声,仆役立即打开桶盖,一堆堆浓密的乌云席卷而出,嗡嗡作响,在半空转了数圈,直扑杨柳居。

“哎呀!”王凉米这才瞅见支狩真,惊讶地掩住嘴,俏脸一红,赶紧拉了拉裙袂,又拢了拢鬓发,再狠狠瞪了谢玄一眼。

厢房内忽地一暗,乌云从窗口汹涌而入,略一停顿,向支狩真席卷而去。

“呛——”支狩真断剑出鞘,绯红色的剑光在身前划过一个近乎完美的圆。冲来的乌云势头受阻,纷纷坠落在地,分明是一只只绿眼黑翅、大如花生的异种蜜蜂。

“钩饴蜂!”王凉米楞了一下,这种异蜂体大性凶,尾生倒钩,蛰人并不痛,只是奇痒难忍,恨不得把皮都抓烂了。只是钩饴蜂通常并不攻击人畜,除非是——“谢大嘴,你给原世子下了瑰花蜜?”王凉米恍然叫道。

“绝对没有!原安和我一见如故,英雄相惜,我怎会下什么瑰花蜜耍他?”谢玄一脸委屈地摊摊手,目光悄然瞄过椅子的座面,那上面涂的可是比瑰花蜜厉害数倍的瑰花蜜脂,可令钩饴蜂立刻发情,如痴如狂。想到成群结队的钩饴蜂追着原安屁股又咬又钻,原安痒得乱抓腚眼的妙景,他几乎要笑出声来。

“大家和原世子吃的是一样的酒菜,哪能动得了手脚?”卫兰瞅瞅王凉米,撇了撇嘴,“是不是这个小白脸太过招蜂引蝶了?”

“原世子大概在穷山村里憋的狠了,太过急色,刚刚还想脱霞怪的衣服哩。”陆凌云打了个酒嗝,色迷迷地道。

谢玄嘉许地看了他一眼,猪队友也有超常发挥的时候。老幺小说网 www.laoyao.org

剑光急速旋转,犹如重重绯色屏障,将钩饴蜂群牢牢挡在外面。支狩真一边挥剑,一边向后疾退,另一只手探向桌上酒壶。短短数息,他已猜出其中曲折:这些异种蜜蜂必然是谢玄安排,之所以盯着自己,定是未曾饮下日月神仙醉的缘故。

但他探手一抓,却捞了个空,支狩真听到谢玄轻佻的笑声,酒壶在他手上高高抛起,划过一道弧线,奔向窗外。

白坚将耳杯朝桌上重重一扣:“原世子不会是瞧不起我们,连喝杯酒都不肯赏脸吧?”

一股银白色的雾气涌出曲颈壶嘴,徐徐注入黑釉星瓷的耳杯里,凝而不散,像漩涡慢慢转动,泛着月光的冷冽。

“来来来,原世子我们干一杯!”其他人争先恐后倒上酒,举杯相迎,一下子热情如火,笑容可掬。

支狩真目光扫过众人,稍一犹豫,举杯仰颈,宽广的袍袖遮住了半边脸。酒珠从下颔擦过,滚入袖口,被轻轻一抖,顺势落在地上。

“原世子,我等先干为敬!”众人一饮而尽,眼神叵测地盯着支狩真。

酒里下药,众人预先服下了解药?支狩真端详酒珠,暗自不解,如此手段形同儿戏,未免太不入流。

众人渐渐放浪形骸,卫兰对着谢玄痴笑,陆凌云探手去抓霞怪的椒乳,白坚甩掉外袍,袒胸露背,敲着玉箸纵声高唱“奴儿媚”……

“砰!”厢房的门被撞开,一群王家子弟气势汹汹,簇拥着王凉米闯进来。

“小安,白兄也是一番好意。日月神仙醉一旦由雾凝珠,就得马上服下,才有道韵泽体的奇效。”谢玄面上红光一现,骨骼爆响,身上慢慢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玄妙气息。

王氏子弟哄堂大笑,谢玄也不恼,笑嘻嘻地道:“凉米妹妹喜欢怎样折,就怎样折,反正哥哥我是‘千折百断浑不怕,要留琼浆在人间。’不过呢,我今个请你来,只是给你瞧一出好看的大戏。”袍袖一挥,举目示意。

白坚醉醺醺地一笑,走到边上,一把推开雕花竹窗,吹了个响亮的呼哨。

支狩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白兄,脸是自己给的,不是别人赏的。”

“你——”白坚勃然作色,掌心的耳杯“咔嚓”迸裂,碎片激溅。

谢玄目光一闪,瞄过地板上印出的一丝深色水渍,禁不住哈哈大笑。饶你奸猾似鬼,今日也吃了本少的洗脚水!

“小安,这才爽快!来来来,尝一尝这道菊雪蟹黄煨鲨翅!”谢玄拿起一柄玉刀,在刚呈上的一盘金灿闪亮、凝若冻胶的菜肴表面轻轻一划,晶莹的冻皮破开,探出朵朵冰纹白菊,伸展绽放,欺霜赛雪。花蕊的细管里陆续吐出一缕缕橙黄色的膏浆,丰腴滑腻,馨香馥郁,流满了整朵白菊。

谢玄捻起一朵白菊递给支狩真,自己取了一朵,就唇轻吮膏浆,脸上露出陶醉之色。一盘盘珍馐佳肴不断呈上,无不流香烁彩,奇景纷呈,即可食用又能仔细赏玩。众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又让霞怪站在桌子中央,飞转旋舞,裙袂撩起一片片灿美霞光。

其余人也大抵如此,面泛红光,各自调息,任由酒中蕴含的道韵缓缓润泽身心。

“原世子,你不会以为酒里下毒吧?”散骑常侍之子周处冷冷地道,他身姿彪悍,腰背笔挺,如同一柄出鞘的剑,时刻透出凌厉的锋芒。

“谢大嘴,你叫人带话,说要在杨柳居给我好看?”王凉米双手叉着小蛮腰,气呼呼地叫道,“现在本姑娘来啦,有什么伎俩尽管使,瞧瞧我可会怕你?”

谢玄瞧见她红唇嘟起的生气模样,心中一荡,涎着脸道:“凉米小妹妹,哥哥的伎俩多得很,金杵捣玉壶啦,银箫滴花露啦……你真想领教一下?”

王氏子弟纷纷怒骂,王凉米哼了一声:“就凭你这副泼皮样,还金杵银箫?怕是破杵烂箫,一折就断!”

支狩真自然晓得不妥,手里的耳杯开始发热,银雾在杯壁上缓缓凝结成一颗鸽蛋大小的酒珠,色泽渐渐发红,不住转动,宛如旭日初升,映得杯壁通红发亮。

“小安,此酒由九种天生具有道韵的异果制浆,再取星宿海海底的寒极水,以日月精华封坛,埋在火山火眼内历时百年酿成。”谢玄仰头吞下酒珠,翻转空杯,向支狩真示意。

谢玄主动执起酒壶,为支狩真斟酒。

“小安,来尝尝这壶日月神仙醉!”

阅读山海八荒录最新章节 系 。统.小。 说.网 w W w 点ku w x 点ne 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