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山海八荒录

第二十八章 龙蛇深隐鱼市

  • 作者:洛水
  • 类型:武侠修真
  • 本章更新:07-05
  • 字数统计:8344

“大人真健忘,我才说过的,对着剑谱自己瞎琢磨。”

“呵呵,那位姓麻的羽族流浪剑客难道不算世子的老师吗?”

“老麻啊?他只是王长史花钱聘来的教习……”

二人一问一答,转眼过了半个时辰。宁小象脾性极佳,无论支狩真如何冷嘲热讽,面上笑容始终未改。

赵蝶娘似乎有些累了,娉婷走到窗前,望着远处光秃秃的虞美人花枝出神

“宁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支狩真拎起桌上的紫砂羽觞壶,倒了杯茶水漱了漱口,一口吐掉,几滴深褐色的茶汁溅在宁小象的黑缎官靴上。

宁小象犹如未见,神色自若:“天色不早,今日暂且到此吧。日后若有疑问,本官再登门拜访。”他拱拱手,告辞离去,忽而又仿佛想起什么,转身从袍袖内摸出一方朱绒织花礼盒,“叨扰世子多时,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支狩真正要推拒,怀中的白玉骰子突然发热。他心头一凛,望向宁小象,自己那日在青花巷流露出了对兽魂的兴趣,必然被此人瞧了去。

“世子会喜欢的。”宁小象将礼盒塞到支狩真手上,笑了笑,步出厅堂。

他一路未曾回头,转过花径,目光一瞥,透过茂密交错的树枝,赵蝶娘依旧孑然而立,单薄的芳影仿佛融化在了暮霭里。他甩了甩袍袖,迅速离去。

出了侯府大门,穿过青花巷,两个身着青色蟒服的天罗卫佥事迎上来。一人问道:“大人,可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了吗?”另一人苦笑摇头:“侯府我们也去过多次了,还不是一无所获?其实陛下也明白大人的苦衷,博陵原氏这样的世家巨擘,连个下人都没法随便抓起来上刑拷问,要怎么查?”

“原安母子所述,和我们事先查到的大同小异。不过没关系,尽人事而已。”宁小象随手脱去官服,和悦一笑。三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宁小象忽而驻足,开口道:“有一点不太对。”

两名属下精神一振:“大人可是发现了什么?”老幺小说网 www.laoyao.org

宁小象沉吟道:“赵蝶娘和原安之间,似乎敬而不亲。”

一名佥事不解地道:“门阀世家大抵都是如此吧?”

宁小象“嗯”了一声,沉思不语,随后摆摆手:“你们先散了吧,我自己走走。”

此时浓暮四起,华灯初上,宁小象混杂在人流中而行。不知不觉,他的肤色渐渐发暗,眼睛缩小,双眉距离拉开,鼻梁塌陷下去,身躯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慢慢变矮。走出人群时,他俨然换成了另一副陌生的样貌。

这是他最得意的通脉易骨换容****。这门功法最初的名字,叫“易容术。”凡是在江湖上混过几年的,几乎人人会使。然而像他这般,将一门烂大街的易容术推陈出新,真正衍化成技近乎道的功法,千百年来绝无仅有。

那种筋骨撕裂、血肉溃散的疼痛,可谓生不如死,绝非常人所能忍受。

接连穿过弄巷,走到城西时,宁小象俨然已是一个壮年渔民:面色黝黑,麻衣半解,露出坚实粗犷的肩膀。他光着大脚丫,扛着一担活蹦乱跳的红虾子,走进长江滩边的鱼市。

沿岸的江水混浊,漂浮着粘糊糊的泡沫、鱼鳞和垃圾。拥挤的栈板、渔船上,陆续升起一道道浓黑的炊烟。渔民们三三两两地围坐在炉灶旁,或默默抽着旱烟,或抓起十文钱一壶的粗劣白酒,一边有滋有味地咂着,一边高谈阔论。

“老马,过来喝两杯!”

“老马,今个儿这么晚?去城里找女人了吧,哈哈!”

几个渔民瞧见宁小象,挥手吆喝。他憨笑点头,熟门熟路地向鱼市深处走去。鱼市的晚市已近尾声,空气中充斥着鱼虾蟹贝的腥臭味,泥泞的土路洒满鱼鳞、斑斑血迹和五颜六色的内脏。

在一家挂着“鲜虾来”招牌的鱼档前,宁小象放下担子,和档口的伙计打了个招呼,目光向四周迅速扫了一眼,径直入内。

里面不过数丈大小,光线昏暗,搁了一张狭窄的木板床,土旮旯里堆满破破烂烂的渔具。一个老婆娘坐在地上,眯着眼,专心地织补渔网。

“老马,这次捕了一条大鱼。”老婆娘抬起头,指间的鱼骨针闪过一缕尖锐的寒光。

“大鱼?”

“真正的大鱼。”

“不错。”宁小象目光一闪,合身躺到木板床上,脚跟一敲床尾机关。“啪嗒”一声,床板翻转,人瞬间消失不见。

沿着幽深旋转的地下甬道,宁小象一连滑下数十丈,方才触落实地。周围一片阴暗,静寂无声,甬壁沁出一滴滴潮湿的水珠。宁小象走出数里,前方隐隐透出几点油灯微弱的光。

“老大好!”

“老大,我们抓了一条大鱼!是会稽孔氏的人!”

“是孔氏八房一个小妾的儿子!下午一个人在燕子矶溜达,被兄弟们用药麻翻了,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七、八个渔夫装扮的汉子兴奋地迎上来,说个不停。他们肤色粗黑,腰间系着刀剑,包扎伤口的纱布隐隐渗出血迹。

宁小象点点头:“弟兄们伤亡如何?”

“一个没死,但都受了点轻伤。这个兔崽子中了那么重的迷药,居然还能动手!”两个渔夫押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公子哥上前,用力一推,将对方跪压在地,脖子上套的铁枷锁发出“砰”的一声重响。

“烂船还有三斤钉,何况是会稽孔氏的子弟,那可是诞生过无上宗师孔尼的豪门。”宁小象接过一个渔夫递来的托盘,盘上放着孔氏子弟的身份玉佩、符纹宝扇、龙泉佩剑、蜜玉等随身饰物。他逐一细看,随后放置到一边。

“老大,这次我们可以从他嘴里撬出孔氏的秘传功法吧?”

“这些世家最霸道,好功法都不让我们散修学!”

渔夫们七嘴八舌地嚷道。宁小象微微一笑,走到公子哥跟前蹲下,与他面对面。

“想活?还是想死?”宁小象手指抬起对方的下巴,打量了一会儿,语气温和地问道。

公子哥有气无力地翻了翻眼皮:“我是会稽孔氏子弟。你们抓了我,一个也别想活。识相的,立刻放我走。”

“答错了。”宁小象遗憾地叹了口气,招招手,一排插着各类刑具的血色木架被推上来。

“不过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他露出春风般温和的微笑,从木架上取下一个密布尖刺的铁圈,缓缓摩挲,“我今天心情不错,因为见到了一个人,年少时,我曾经听过她的歌。所以孔公子,千万不要开口求饶,不然的话,我会很不、很不高兴的。”

“宁小象,男,三十六岁。

幽州人氏,寒门出身,自小聪慧,天赋过人,十四岁考入建康四大书院之一的白鹭书院,受书院山长、大司马、大将军高倾月赏识。

十八岁结业离开书院,婉拒大晋十大道门之一谷神宗提供的道童之位。

十九岁出任县衙差役,一路积功累升,二十八岁入职天罗卫,三十五岁出任天罗卫总缉捕,深得晋明王宠信。”

听珠阁的卧房内,支狩真合上王夷甫送来的宗卷,沉思片刻,从案头拿起朱绒织花礼盒,打开盒盖。一颗拳头大的琉璃珠子放置在红绒布上,珠内赤影闪动,扑跃着一头插翅喷火的异兽魂魄。

支狩真从怀里摸出白玉骰子,踌躇良久,终究不愿轻易涉险。他正要把珠子收起,白玉骰子猛地一颤,射出一道炙热的碧光,透入琉璃珠。兽魂发出一声悲嚎,被碧光瞬息卷走,吸入白玉骰子。

白玉骰子“嗡嗡”作响,在几案上滚动起来,骰面上的一只只地梦蝶仿佛活了。支狩真尚来不及反应,暴涨的碧芒裹住他全身,整个人慢慢化作一只巨大的地梦蝶,扑扇着翅膀,徐徐飞上半空。

一个十字形的空间裂口倏然出现,在支狩真面前不断放大,幽远深邃,无边无垠,发出梦幻般的异光。

本卷完

“安儿,这位是天罗卫总缉捕宁大人,他有些事要询问我们母子,是关于华阳长公主薨殁一事。你务必如实作答,不得隐瞒。”赵蝶娘别有深意地道。

“长公主一事,大人应该询问侯爷和府中诸人才是。”赵蝶娘笑声一止,“我和安儿上个月才来建康,寻我们做什么?”

“赵夫人见谅。”宁小象不疾不缓地道,“长公主薨殁事关重大,所有与侯府相关之人,包括侯爷的亲朋好友、原氏族人,都要一一追索排查,并非刻意针对夫人和令公子。”

被识破了?宁小象同样心头一震。

“十四年前,也就是晋明王三十三年……”

支狩真走进凤仪苑时,宁小象如有所觉地回过头,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其中必有深藏的隐秘。

挖出来!一定要挖出来!宁小象的笑容愈发明朗,一股兴奋的热流突地从心底窜起,像蛇喷出的毒液,灼烧着全身的血管经脉。每当他走入阴森森的牢狱,戴上手套,拿起一件又一件拷问的刑具时,总会如此亢奋。

二人目光相对的一刹那,支狩真神识内的八翅金蝉低声鸣动,他脚步一滞,心头剧震。

“大概七、八年,不过是按照剑谱胡乱练的野路子,让大人见笑了。”

“世子师承何人?”

“世子。”

“宁大人。”

“世子看起来似乎精神不佳,莫非昨夜风高雨急,受了点寒凉?”宁小象索性刻意敲打,以此试探对方。

“那倒不是。”支狩真深深地看了宁小象一眼,“不过半夜里有只野猫子叫闹,扰人清梦罢了。”

“夜猫子叫闹,多半是有耗子在偷东西吧。”宁小象笑了笑,对方肯定认出自己了。然而,这就是最大的破绽!试问一个在荒僻山村生活了十一年的少年,纵然天赋再好,又怎可能识破自己苦修十年的通脉易骨换容****?还有昨夜那种离奇消失的秘法,吞噬一切的剑法,简直闻所未闻!

是昨夜交手的那个黑影!尽管双方高矮、胖瘦并无相似,然而八翅金蝉通灵天地,直指魂魄本质,从玄妙的精神力层面辨出了对方。

宁小象的眼神落在少年踏出的左脚上,虽然只有半息迟缓,但足可窥出少年内心的波澜。

“就怕耗子没事,叫闹的夜猫子却被人宰了。”支狩真侧首望向白石山崇玄署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这是以己为饵,刻意为之。他被宁小象一直暗中监视,总是个麻烦。索性激怒对方,诱使天罗卫大动干戈。而王子乔绝不会坐视不管,必然介入,双方一旦冲突,自己便可窥得王子乔藏在平静水面下的势力暗流。

于他而言,高深莫测的八荒第一方士才是心腹大患。

“世子今日没有佩剑吗?听说世子剑法灵妙,天赋惊人,不知练剑几年?”宁小象毫不动怒,慢条斯理地问道。

赵蝶娘默然了一会儿,道:“天罗卫想要追查的事,我们哪有拒绝的余地呢?”

“多谢夫人体谅,那我们开始吧。”宁小象搁下茶盏,温言问道,“夫人是哪一年离开建康的?”

宁小象嘴角含笑,目光投向厅外。一夜风雨,满地残红凌乱,碾如尘泥。二十年前艳绝一时的歌舞大家,终究是老了,美妙婉转的嗓音未改,却失去了一分活泼泼的明亮。

赵蝶娘轻轻笑了起来,笑声像一只翩翩起舞的彩蝶,久久绕梁萦绕。

阅读山海八荒录最新章节 系 。统.小。 说.网 w W w 点ku w x 点ne 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