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双衍纪

第六百十一章 生死存亡

  • 作者:黑无常白无常
  • 类型:玄幻魔法
  • 本章更新:01-14
  • 字数统计:5367
可是,夏灵将却略带歉意地说:“金部主,林部主,抱歉了,我们介部实在挡不住曲朔衡那伙,只得逃来了这里。”

原来他们不是来救援的!金婵玉略微一想就明白了,想必是介部来救的半道被曲朔衡伏击。多年前的“故技”被“重施”了。“吕部主呢?”金婵玉没看见吕尚文,心中一沉。

“曲朔衡麾下‘四精元帅’齐现,我们拼死才杀出一条路来,老爷子让我们先赶来求救,自己则留下断后。”罗灵将道。

“‘四精元帅’……差点把他们给忘了!”蓝晓宁也杀到了这里。

“‘四精元帅’都是些什么货色?”林水寒道。

“‘风元帅’天吴,‘雨元帅’玄冥,‘雷元帅’强良,‘电元帅’翕兹,个个都是极难对付的悍将,再加上曲朔衡……吕老爷子恐怕挡不住啊!”蓝晓宁说的都是凶妖的本体。天吴,育于高峰之巅;玄冥,生于汪泽之中;强良、翕兹乃是一对堂兄弟,两人皆从一座环境险恶的深渊而来。四人都是羽族,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被曲朔衡收服,成为了他麾下的得力干将。不过曲朔衡极少让四人露面,许多事都是亲力而为,所以就连林水寒都不知道“四精元帅”的详细情况。

金婵玉怅然叹息:“你看现在这状况,我虫部也分不出人手去相助了。这样吧,蓝妹妹,介部那边就交给你和几位尊者了。”

蓝晓宁点点头,飞上半空,吹了声响哨,八方

尊者追随而去,连同介部四位灵将,共一十三人往南边飞离。不料刚飞出去没多远,吕尚文的本体——碧灵玄龟庞大的身影却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踏着隆隆的步伐正往万鸣森林这狂奔。他身后的天上,黑压压一群凶妖扇动着翅膀紧追不舍。蓝晓宁他们连忙迎上前去。

吕老爷子变回了人形,脸色苍白,连吐了好几口血,踉跄要倒,蓝晓宁连忙扶住。“老爷子,您怎么样?”几位灵将焦急万分。

“咳咳,暂时还死不了。”吕尚文气喘吁吁,“多亏了这副龟壳还算够硬,否则真要被剁成肉酱了……”

“事到如今,我们赶紧回去与虫、兽两部汇合吧。”蓝晓宁道。

于是一行人又调转方向,原路返回。孔雀尊者回首望了望天边的追兵,长叹了一声:“四大凶妖终于聚齐了,可是我们妖族五部却……”

“也许,这一战就是决定我们妖族五部生死存亡的最后一战了。”彤鹤尊者道。

“万鸣森林战况如何?”吕尚文问。

蓝晓宁回答:“听金、林两位部主所言,振微十六堂已有九位堂主战死,兽部四圣大帅在猎魂坡就重伤了一个,在万鸣森林又死了一个,伤了一个,九天大将个个挂伤,尚可一战的也只剩下太一大将严华青一人了。”

吕尚文怔了怔,随即轻轻摇了摇头。从“四精元帅”现身的情况来看,恐怕其他凶妖麾下的大将也都一起出战了,难怪战况如此惨烈。

“我方虽然伤亡惨重,可是敌方也不好过。‘神山五鬼’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那一个也是半死不活的。‘夜叉八海将’也只剩下三个了。”蓝晓宁道,“就是几个凶妖首领比较麻烦。另外,姬少青终于现身了。”

“听太一大将说,‘东灵鸟’——青天发明镯和‘南灵鸟’——丹霞焦明幡都在姬少青手里。他还没开始使用两大灵鸟,说明凶妖那边还没到极限。”彤鹤尊者道。

吕尚文闻言更惊讶了。

“我们这边也有四大天宝助阵,四界之中可是足足有二十七位妖族战将,不比那两大灵鸟厉害得多?这么算下来,还是我们这边的高手多。”蓝晓宁道。

吕尚文眼睛一亮:“四大天宝!萧小兄弟他们也来了?”

“嗯。萧天河、花清雨、何天遥、叶玲珑,他们四个分别是孟章、监兵、陵光、执明四佩之主,他们还都是好朋友,真是厉害啊。”蓝晓宁咂着嘴赞叹。

“唔……如此说来,虫部那九位堂主未必全都牺牲了。”吕尚文道,“以萧小兄弟的智慧,不会想不到救人的方法。”

蓝晓宁这时才恍然大悟:“对啊,可以进入孟章界!只要没见着尸体,应该就是被救了!”随即她又略显遗憾地道:“可惜凶妖一方太狡猾,竟然分成九路来攻,他们却只有四个人,萧天河和叶玲珑还是很晚才赶到的,不可能救得过来。”

“大战伤亡在所难免,牺牲之人是我们妖族的英雄,当流芳百世!”吕尚文道,“今日我们五部齐心协力,送凶妖那伙下地狱去吧!”显然,他还不知道鳞部的异变。

一行人赶回战场之后,为了应战即将攻来的曲朔衡,虫、兽两部减缓了攻势,向着南、东两个方向重整战线。凶妖一方也停止了退势。

金婵玉心中十分忐忑,凶妖的三个统领自退阵开始就再也没露过面,不知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四精元帅”追到后,也没看见曲朔衡的身影。四大凶妖竟然都不见了,难道他们已经撤离了吗?可“夜叉八海将”他们却依然还在,“四精元帅”也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

敌我双方都没有展开攻击,而是隔着几十丈的距离远远地对峙着。

萧天河来到几位部主身边:“凶妖退而有章,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可是此时曲朔衡的大军已到,他们却依然不攻,一定有阴谋。”

蓝晓宁猜测:“莫不是在等人族的援军?”

萧天河道:“人族这会儿早已打得乱成一锅粥了,余子齐他们恐怕不会来援。倒是‘清明双杰’挺有可能。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天河话还没说完,只听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众人愕然回首,只见红光漫天,灼天的烈焰从万鸣森林中爆发,所有的树木都笼罩在夺目的火光之中,随即一股澎湃的热浪掠过,连地上的青草都被瞬间炙烤枯萎,甚至很多人的头发都烧了起来。在火焰的燃烧声中,还隐约可以听见一些凄惨的虫鸣声。

“不——”金婵玉眼含热泪,捂住了嘴巴,双膝跪地。虫部的未来,全都没了。这等将整片万鸣森林都化为一片焦土的大火,绝非一般妖族可以施放得出来的,包括丹火浑沌曲朔衡在内都不行。能做到的,只有火之邪祖,猰貐——危十巫!

果然,火光里升起一头巨兽的身影,在空中变回了人形,放声大笑着降落在敌我双方之间的空地上。

森林另外一边,叶元圣感到了林中传来的一股妖力波动之后,也撇开敌人冲回了森林里。两位阵法高手分别于万鸣森林的东、西两端,合力启动了事先设于森林中的攻击大阵。随着大地的一阵颤动,一尊尊黑色、白色的巨人石像从地底冒出,迈着僵硬的步伐冲向了凶妖,挥舞着坚硬的拳头砸向他们的头颅。

这场大决战本来的确是不可避免,只是,它来得比预期得要早许多,也来得太过突然。虫部就这么仓惶应战,在心态上已经略输了几分。五方虫鼎冒着浓浓的青烟,不过谁也没有指望着援军的到来,毕竟四大凶妖只出现了一个,另外三个的去向可想而知。

可是,从第三日的清晨开始,战局突然发生了一连串的剧变。

虫部牺牲的高级战将,大多是被三位凶妖统领以及“夜叉八海将”、“神山五鬼”所杀。凶妖一方也不是没有损失。“夜叉八海将”战死了一半,“神山五鬼”也只剩下了两个,至于其他凶妖,伤亡已无法估算。不过,三位凶妖统领依然还在,他们都没受什么严重的伤,而且似乎对于手下的亡殁并没有显露出多大的悲愤。

如果说振微十六堂的战将是虫部现在的中流砥柱,那么万鸣森林中的幼虫就是虫部未来的根基。鏖战中的金婵玉急红了眼,茫茫混战又是一片凌乱,于是只得高声大喊:“风左使!”

尉迟风何尝不急,只是一直脱不开身。听到金婵玉的嘶吼之后,他更急了,一急,三尖刀法就乱,一不留神,右臂被敌人刺中,挂了彩。所幸,得贺崇宝和程羽飞一棒、一棍来助,他才得以抽身,立即一头扎进了森林之中。

不过,姬少青下的是撤退令,并非撤离令。林外的八路凶妖和林中飞出来的那一路合而为一,于万鸣森林东南方重整旗鼓。虫部与兽部也聚集一处,敌我双方形成了新的战线。

在曲、梆双笛的笛声中,毒物大军向着凶妖扑了过去。凶妖一方已将火属性凶妖统统调集至最前线,冲天的火浪掠过当空,毒虫纷纷化为了灰烬,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浓烈的焦臭味。随即,水属性凶妖发力,在虎纹饕餮狄成言的指挥下,将冻气通过地面送入毒物阵中。蛇、蝎、蟾蜍等毒物最怕的就是寒冷,成批地被冻成了冰渣。火烧毒虫,冰冻毒兽,凶妖的战术安排得十分合理。

尉迟风所料没错。这批凶妖大军正是从猎魂坡转来攻击万鸣森林的。尽管兽部战将与萧天河他们也披星戴月赶往万鸣森林,还是比“云来雾去”的姬少青、钟无命他们晚了半日。

四灵将落地之后,径直加入了战团,一直杀到金婵玉和林水寒身旁。

金婵玉大喜,对虫部造成损失最大的就数“夜叉八海将”那些凶妖高级统领,己方高级战将越多,将对方统领击杀的可能性就越大。敌方统领一亡,剩下的好办了。

这和两人在浮柔山挥雨峰的那一场手谈相似,不同的是,这一次黑白双方不分彼此,同仇敌忾。浮柔山的“往生棋局”共有八座棋盘,但这副“万鸣棋局”只有一座。此阵与寻常法阵不同,需要布阵者持续不断地消耗功力。一盘棋中,尉迟风的“黑子”有一百八十一尊,叶元圣的“白子”有一百八十尊,共是三百六十一尊巨像。数量虽然不多,但却是“八盘合一”,比起“往生棋局”的石像,这批石像的攻击力、防御力都远胜许多。当然,对于功力的消耗也增大了许多。当“棋局”结束时,意味着尉迟风和叶元圣的功力将会耗空,两人恐怕就再无续战之力了。这也是两人没有打一开始就动用那些巨像的原因。

“万鸣棋局”启动之后,尉迟风能感觉到,敌人之中除了凶妖首领钟无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强悍的家伙,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击碎了数尊巨像,战斗力比起钟无命有过之而无不及。此人莫非是狄成言?不对,狄成言尚在万鸣森林外与两位堂主鏖战;莫非是曲朔衡?可曲朔衡那招牌式的大翅膀十分显眼,如果他来了肯定一眼就能认出。那么,此人究竟是谁?想到这里,尉迟风心中“咯噔”一沉,暗道糟糕,恐怕是四大凶妖之首的姬少青现身了!当即,他控制着数十尊巨像一起向那人围了过去。

金婵玉与他们的对比十分明显,每一位部下的英勇牺牲都像是重重一锤擂在她的心头。她那双早已通红的眼睛一半是因为杀敌激愤所致,一半是由于心痛所致。虫部的“根基”已经损失了一半,决不可在此全军覆没。不得已,金婵玉只得忍痛决定放弃万鸣森林中的一切,准备下令全体撤离。

就在这时,西北方的天空中传来了兽部高亢的战斗号角,金婵玉闻声,精神为之一振,兽部来援了!与兽部一起来的,还有白樱雪、罗静波的“五虫五兽大军”,铺天盖地的毒虫像是一股黑色的狂风,刮进了万鸣森林之中;毒兽也仿佛一波涌来的狂潮,一浪又一浪地向着凶妖席卷而去。

凶妖的防御力虽然很强,但毒物最致命的攻击方式根本无视防御。霎时,森林中一片哀嚎之声,不少凶妖被毒虫蛰得鼻青脸肿,抱头鼠窜钻出了森林,然后瘫倒在几丈之外的毒兽群中,更多的凶妖甚至都没跑出森林就一命呜呼了。如此一来,先下撤令的反而是姬少青。

就在这半日内,由于新添了一群强敌,虫部蒙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万鸣森林中诸多幼虫遭到屠戮,尉迟风与叶元圣布下的“万鸣棋局”大阵也被击破,三百六十一尊巨像悉数毁坏,两人也功力耗空,不可再战。不过最惨痛的损失,莫过于振微十六堂高级战将的身陨。十六堂每堂都有一位正堂主、两位副堂主。十六位正堂主中竟有七位壮烈牺牲,还有四位身受重伤。三十二位副堂主的伤亡更重,除了九人负伤过重

不可再战之外,剩下尚可支撑之人居然仅剩八个。十六堂还有总共八十位掌旗使,以身殉族的超过六成,足见大战之惨烈。

笛曲变奏,剩下的毒物左右分散,虫部与兽部在两位部主的带领下高声呐喊着冲向了敌阵之中,又一场大混战再次开始。双方一交上手,毒物就又有了用武之地。凶妖们只得边打边退,减少伤亡。

忽而,万鸣森林对侧的一片竹林中又冲出来一群人,正好截在凶妖大军的左翼半腰,领头的正是羽部妖王蓝晓宁。在她身后,八方尊者带着尚未复元的伤体奋力厮杀。八方尊者在惊霖岛受过鳞部九辰战龙的疗伤之后,妖力已然恢复了不少。花清雨替他们解了活尸散之毒,又给他们吃了不少丹药。来到了虫部,金婵玉刻意安排他们在万鸣森林之外的竹林中继续疗伤,就是担心将来虫部出事连累到他们。现在虫部已岌岌可危,所以在匆匆结束了一段疗伤过程之后,蓝晓宁立即领着八人杀了出来。

羽部战将加入战斗后不久,西南方的云影里,出现了介部四灵将的身影。介部也赶到了!

旭日东升,阳光刚洒下不久,天空忽而再度陷入了黑暗。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在万鸣森林的上空——另一批凶妖大军出现了!

为首的正是钟无命。这可真是“敌从天降”,虫部的战将们被眼前的敌人纠缠,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大量凶妖落进了无所保护的森林之中。顿时,林中虫声大噪,与之前慷慨激昂的“助威战歌”不同,这回却是尖锐刺耳的呼号与哀鸣声。幼虫们当然不是凶妖的对手,个个都是砧板鱼肉,只有挨宰的份。振微十六堂的数位副堂主和掌旗使纷纷拼死杀出一条路,奔回了万鸣森林,无奈杯水车薪。

当何天遥、花清雨、艾娜娜三人赶到时,万鸣森林外早已尸横遍野,其中大部分尸体,都是虫部的妖族。监兵七妖、陵光七妖立即投入了战斗。与攻打兽部猎魂坡的凶妖大军一样,敌人的防御力极强,击杀相当不易。不得已,不少虫部高级战将被迫现出了本体,不惜消耗大量妖力,依靠本体状态下更高一等的攻击力与敌人相搏。此外,狄成言所率的这批大军,在数量上远远超过钟无命的那一批。虫部之人都很清楚,这是一场关乎虫部生死存亡的大决战。

守卫万鸣森林的这场血战,已足足打了两天两夜。凶妖大军在“夜叉八海将”的率领之下,分兵八路围攻,虫部振微十六堂之战将悉数出战,包括同在万鸣森林的叶元圣等人也鼎力相助。与其他四部不同,虫部虽然人数众多,却全部都集中住在万鸣森林之中,也就是说,此役是不可能有同族援军来救的。凶妖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此次来攻的兵力堪称恐怖,天上地下、漫山遍野,森林之外无处不是战场。

阅读双衍纪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