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道义行

二百八十九 姮芯儿猝

  • 作者:申宝儿
  • 类型:玄幻魔法
  • 本章更新:08-01
  • 字数统计:13714

“唉,闭上你那乌鸦嘴,那个女人心思缜密诡计多端,真要是被你说中了,咱们的好子也就到头了!!”

千面沙猫听着笨鸟之言,想到二人初次见面的场景,突然觉得阵阵风徐徐吹来,浑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莫名生出的寒意从脚底直达脑顶。

“是体不舒服嘛?”

看着旁汗毛竖起打寒颤的沙猫,毒炎蜈蚣眉头紧锁一副担忧之色,十分体贴的拿过披风为千面沙猫系好,全然不顾周围一群人嫌弃的目光,一把拉过千面沙猫搂在怀中。

“你们俩差不多可以啦!我们单又不是罪,为何要天天看着你们在这秀恩!?”

凤羽蜿鹫实在受不了毒炎蜈蚣的麻相,直接抓起旁的锦被向二人抛出,成功让千面沙猫从甜蜜的依靠中清醒过来,一副羞愤难当的模样推开毒炎蜈蚣。

“咳,咳咳...…,”

就在众人一副轻松之态玩闹之际,跪姿尴尬的姮芯儿吸引了众人注意力,张凌云见其有苏醒之势,掐指捏诀解除施加于姮芯儿上的定符。

“扑通...…,啊!”

重新掌控体的姮芯儿,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血液循环不畅,直接扑倒在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这一撞直接让浑浑噩噩的姮芯儿回想起以往的经历。

艰难撑起形的姮芯儿,强忍浑好似骨骼断裂的痛楚,看着周围似曾相识的人们,只觉得丢失某些重要的东西,痛苦万分的姮芯儿猛然挥动手

臂,不停锤击大脑想激发那些遗失的记忆。

“停,停下,不要这样伤害自己,猫儿姐姐在这呢!”

千面沙猫自从知晓姮芯儿被人篡改记忆后,心底的仇恨已然减缓许多,当得知姮芯儿金丹受损严重,即刻明白她只是个被人利用的旗子。

当看到姮芯儿刚刚一脸茫然悲愤交加的惨状,曾经二人相处的愉快时光不断涌现,千面沙猫好似能感受到她此时的无助与悲伤,直接挣脱毒炎蜈蚣温暖的怀抱,用那仅剩的一只手去阻拦她自残。

“猫儿...…姐姐,姐姐...…呜呜!”

近乎疯癫失控的姮芯儿,听着千面沙猫轻柔的声音瞬间安静下来,虽然还未想起众人的份,却坚定的相信面前这些人不会伤害自己,而后好似发泄般抱着千面沙猫失声痛哭起来。

“芯儿,你还记得姮缘村的况嘛?”

张凌云见姮芯儿渐渐平静下来,拍了拍千面沙猫的肩膀,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询问起姮芯儿的过往,希望能尽快了解那个村庄隐藏的秘密。

“姮缘村,啊!救命,救救我们...…,”

张凌云的话好似打开了某个开关,姮芯儿只觉得无数血腥的画面涌入脑海中,自从那些穿着古怪的人到来,自己便好似坠入地狱般痛苦不堪!

姮缘村地处深山老林内,生活着一群与世无争的兔妖,由于她们修为低下且活泼好动,兔妖先祖便设置下个防御法阵,保护后辈子孙不被坏人发现,能更好的将血脉延续下去。

千面年来兔妖们都欢快平和的生活在一起,直到七十年前一群着宽敞锦缎,后背着好似枕头般怪异服饰的人,破坏防御法阵进入姮缘村。

刚开始那群人打着亲和友善的旗号,以帮助众兔妖加强修为进阶功法的缘由留下,可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外来者进入姮缘村,并开始对村中的女兔妖谄媚。

本以为获得真的母兔妖,忘却了祖祖辈辈的悲惨教训,在亲朋好友的一致反对下,毅然决然的选择与心仪的男人私奔,随着第一个叛逆者出现,陆陆续续有女兔妖离开了姮缘村。

就在众兔妖终于发现事态有异时,那群外来者抢先下手,在一次晚宴中下药,并带着数千人公然进入姮缘村,将村内所有的男兔妖囚起来。

就在众男兔妖以为自己会死道消之际,那群曾经与外来者山盟海誓的女兔妖被带了回来,她们后还跟随一群并未幻化成型的小兔子。

看到那群完全超过正常数量的小兔子,众兔妖终于明白那群外来者的真实目的,他们是想借助兔妖强大的生育能力,帮助自己种族快速延续下去。

但那些外来者并不知晓小兔妖的快速生长,是需要父亲牺牲自修为做催化剂,这样蕴含满满无声父的牺牲,使得每对侣毕生都不会生出三个以上的宝宝。

那群外来者在绝对武力下,先是将所有成年兔妖分别关押起来,再编造出建设防护阵法大神需要供奉的说词,哄骗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兔妖,让他们以为进入神庙献祭是无上的荣光。

而那些已然知晓真相的男兔妖,则被那些外来者带入神庙,在经历血祭,祭与魂祭三步,无比恐怖瘆人的残忍虐待,才可以得到解脱。

“那个献祭到底什么意思啊?”

姮芯儿话音刚落,并不了解详的凤羽蜿鹫,便侧靠近张凌云低声询问具体况,想弄清那些和国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记得赤眼雪兔说过,将献祭者用秘法封印内丹,再将其刨出放入一个密室,献祭者会感受神魂被一点点分离吞噬,自己的血慢慢被法阵吸食,直到献祭者周能量消耗殆尽为止!”

张凌云将记忆中赤眼雪兔对于献祭的描述复述出来,转头看着被父辈血催化成型的姮芯儿,心底有着说不出的违和感。

“我是长辈依靠献祭催生的产物,这体内流淌着那些恶人的血!!”

听着他人说出有关献祭的流程,姮芯儿脑海中的碎片愈发清晰起来,神庙中那些痛不生声嘶力竭的呼喊声,环绕于耳边久久不散,让人有种临其境之感。

“啊,啊...…!”

好似受到刺激的姮芯儿,狠狠锤击自己的双耳,比刚刚更为凶猛狂暴,连千面沙猫的安抚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猫儿,危险!”

毒炎蜈蚣虽同姮芯儿的悲惨遭遇,却无法忍受自己心之人受到伤害,在姮芯儿手臂胡乱挥舞时,直接狠狠拍掉她袭向千面沙猫的手。

“咚...…,”

毒炎蜈蚣拉着千面沙猫的手腕猛然起,待沙猫与姮芯儿彻底分开后转一脚踢出,将本就没有反抗能力的姮芯儿,直接横着踹飞出去。

还未从说错话问题回神的张凌云,被眼前一幕彻底给惊吓到了,刚刚毒炎蜈蚣那一脚虽然未用全力,可对于现在的姮芯儿来说,已然可以与普通人喝碗砒·霜的效果相比较。

“喂!不要死,你还么说姮缘村在那啊?”

形闪动来到角落的张凌云,将大口咳血的姮芯儿抱起,紧紧捏着对方的手腕,缓缓释放自灵力输送其中,深怕姮芯儿带着这个秘密突然离世。

“凌云哥哥...…是你吗?”

经受如此重创的姮芯儿,终于想起那些重要的回忆,那些与张凌云一同经历的点点滴滴,即便面前的男人从没表露喜欢过自己,可那也姮芯儿是此生最快乐的时光。

“芯儿,坚强一点!我们知道了姮缘村的真实现状,我们会救出你那些受难的同伴!”

看着怀中兔妖眼神愈发涣散,张凌云不加强了灵力输出,并释放一缕灵识进入姮芯儿体内,试着去修复断裂的灵脉,却发现姮芯儿体内金丹开始崩裂,神魂也愈发的飘忽不定!

“彭城,姮缘村...…在...…彭城!

感觉自己周灵力逐渐消散的姮芯儿,满是不舍的看着旁的男子,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说出家乡的位置,让那份对于张凌云的意隐藏心底,与自己共同被埋葬于地底。

“少主,我...…!”

此时的毒炎蜈蚣对于关心则乱有体会,好似个做错事的孩子,顶着一张清秀的脸庞单膝跪地认错,而一旁的千面沙猫则好像无事人般,傻傻的盯着毒炎蜈蚣看。

“唉,再怎么说也是和国的细,死就死了吧!”

凤羽蜿鹫看着门口悄然离去的女子,特意提高了自己说话的音量,深怕对方不明白众人这番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到时不慎将话传错了。

“我曾经答应送她回姮缘村,甲四帮我去买一副上好的棺木吧!”

张凌云将已然断气的姮芯儿抱起,将其放置于榻上,转来到甲四旁,安排他帮忙搭理姮芯儿的后事。

张凌云并不否认凤羽蜿鹫的想法,但并未第一时间原谅毒炎蜈蚣的鲁莽,虽然自己很开心他能再次回归,同样希望毒炎蜈蚣与沙猫能快乐开心的度过余生,但这并不是他不顾大局的借口。

“师兄,不知你现在可有时间,月长老有请!”

去而复返的司徒婉儿,看着内里乱作一团的况,知晓现在最适合回避一下,但想到得知姮缘村真相的月长老,十分严肃召唤张云的态度,只能顶着无比尴尬的神,硬着头皮敲响了房门。

“毒炎回房去反省一下,如此莽撞要如何照顾这只笨猫!”

张凌云来到毒炎蜈蚣旁,俯在其耳边低声呢喃,虽然周围都是些修为高深的妖兽,但大家都自觉的转过头去,假装未听到张凌云的金玉良言。

千面沙猫盯着远去的张凌云,突然觉得这少年自从外出一趟,好似愈发的成熟了不少,连看事的角度也发生了变化,虽然以前也显示十分精明冷静,但现在他整个人却更加的沉稳内敛。

“晚辈张云,拜见峨眉山月长老!”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却散发出丝丝缕缕异样的灵力波动,张凌云眼神扫视一圈后恢复正常,十分恭敬的向着主位躬行礼。

“师侄这眼力很好,就是心有些太过浮躁了些!”

快速收敛灵识的月圣英,掐指捏诀解除隐符的法术,从怀中拿出一打散发着精纯灵力的符箓,放置与桌案之上显示给张凌云看,并挥手示意其随便查看。

“这符纹绘制方法与我‘正一教’一般无二,只不过这符箓内里的灵力精纯度略有欠缺,不知月长老是何意思?”

张凌云拿取一份桌案上的符箓,经过仔细辨认确定其出处,并表示绘制符箓之人修为欠缺,应该是修为境界远不及自己的小辈。

“这是我在离京的路上买得,可花了我不少银钱呢!”

先前因‘百花观’之事匆匆见面,月圣英本想着已经找到这熊孩子,返程之路有的是时间慢慢聊,没想到他竟然不告而别。

现今再次找到张云,还要多亏那司徒婉儿机敏,提前给他边的傀儡下药,靠着江湖中的寻人之法才一路寻来。

“这事很是蹊跷,晚辈自会告知家师,让他老人家清楚门派中的祸害!”

张凌云嘴上义正言辞的说着指责之言,心底却并未将此事当回事,不过是符箓外泄而已,很可能是哪个小师弟缺少银钱而已,等到自己返回宗门拿着银钱贴补,那些皮猴子就不会再犯错了。

“此时以后在议,今找你前来,是想问问你对于那姮缘村有何想法?”

本以为这些符箓是出自面前少年之手,自己将其捏在手中可以制衡于他,可看着对方如此义正言辞的态度,不让阅历丰富的月圣英也拿不定主意,只得将话题转移。

‘正一教’作为修仙界前三的门派,也是唯一正统专修符箓的门派,虽然每年都会有信徒上门求取符箓护,可正常况下都是发放些黄色符箓,如此多红符流传出来,并且是以盈利为目的,已然违背了修道之人的本心!

“修仙之人与万物争夺那一份机缘,便要做出表率维护和平,现今有外族为一己私残害百姓,我等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张凌云自从得知泉城覆灭的背后,乃和国人在其中推波助澜,心底对于他们的怨恨值已然爆表,若不是周围没有和国人的落脚处,张凌云怕是也不会隐忍到现在。

“既然如此,我等也愿出一份力,明咱们便启程姮缘村!”

月圣英为了早将这些晚辈安全带回,恨不得即刻瞬移到京城,现今有了合适的借口开拔,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动的好机会。

“唉,这...…,月长老,晚辈这体状况不佳,至少还要月余...…半月...…十天,至少还需十天才能远行!”

面对月圣英长老如此焦急心态,张凌云满是惊讶的呆愣在原地,第一反应便是否决对方的强横态度,却在月圣英长老无形的威压下一再退步。

现在小火的踪迹还未找到,自己上已经没有什么符箓傍,贸然行动相当于赤膊上阵,这绝不符合张凌云稳健行事的原则。

“嗯,这不夜城有法阵保护,确实是方圆百里最好的疗伤之所,师侄要尽快修养啊!”

月圣英本能的认为张云舍不得这花花世界,便假借体不舒服想多玩几天,虽很不屑他耍赖的小伎俩,却还是大方的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毕竟回到京城后,他们将面对的将是场生死对决!!

“晚辈先行告退!”

好似获得免死金牌般开心的张凌云,躬行礼后极速退出月长老房间,生怕一个眼神惹怒这个峨眉山的绝顶高手,被打晕拖回京城交给师尊,到时怕是‘正一教’所有的颜面都会被自己丢光!

此时的张凌云好似颗细小的尘埃,跟随法印在姮芯儿体内细窄的灵脉中艰难前行,虽然有法印的指引方向,可由于姮芯儿周灵脉受损严重,经常会遇到断崖式的巨大鸿沟。

张凌云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唾液原地盘膝而坐,紧闭双眼感受天地灵气的波动,却仍旧无法驱散心底的烦躁感,想到真言术中可增加信心的法印,决定用此先来个自我暗示。

打定主意的张凌云双手食指立起,其他手指弯曲组合,施展出‘不动明王印’念出金刚萨埵心咒,:“九字真言术,‘临’...…降三世明王之不动心。”

保证其体状况稳定的同时,张凌云开始加强自灵识之力输出,使得施展的‘裂’字法印好似根根绳索般,缓缓缠绕上那些锢姮芯儿的锁链,一点点将其瓦解破坏!!

已然没有任何心里压力的张凌云,猛然释放周灵力,随即将左手食指立起,用右手握其指,拇指放进内侧,施展出‘智拳印’念出大如来心咒,:“九字真言术,‘裂’...…至此修得透视之神通!”

虚空中再次出现淡金色阵法光圈,待圆环中法印已然成型,张凌云再度加强灵识输出,驱使光环向姮芯儿缓缓落去,直到那蕴含可更改记忆的法印没入其体内,张凌云所释放的灵识也共同进入姮芯儿体内。

张凌云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紧张兮兮盯着自己的伙伴,以及不知何时站于门口的司徒婉儿,缓缓开口将姮芯儿的现状说明。

“师兄有事先忙,婉儿并无要事!”

姮芯儿不过是只弱小无能的兔妖而已,是何种仇恨才能让人下此毒手,将其金丹破坏到已然无法正常修行,还将那本就薄弱的神魂折磨得近乎消散!

“那个女人该不会喜欢咱们小孩儿吧?”

闲来无事的凤羽蜿鹫,看着远处一副滴滴模样的道姑,顿时换上一副探寻八卦的嘴脸,悄悄靠近千面沙猫跟前低声呢喃。

若非张凌云灵识之力十分强大,加之法印引导遇坑搭桥、遇墙开路,一门心思勇往直前,怕是会永远被困在这堪比陷阱式的灵脉之中。

即便如此张凌云还是用了近一刻钟,才来到姮芯儿金丹所在之处,感受面前好似被狗啃过的残破金丹,以及手腕粗细的锁链锢着神魂,张凌云只觉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

“嗯,嗯哼...…!”

此时的姮芯儿的好似正经历着某种痛苦,即便被定符阻碍了行动能力,仍旧能感受到其本体微微的颤抖,紧闭的双眸极速的转动起来,咬紧的牙关发出细小的呻吟声,周不断溢出的汗水,已然开始透过衣襟滴滴下落。

“我已输入灵力修复她被损坏的金丹,接触她被锢的神魂,不知结果如何?”

若非千面沙猫心善留她一命,发现这恐怖瘆人的秘密,怕是姮芯儿至死都要背负这一世污名!!

弄清姮芯儿现状的张凌云,由识海空间调转数颗灵力球,将其分散成无数细小的碎片送入姮芯儿体内,不断涌入其残破的金丹。

看到众人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司徒婉儿,脸颊瞬间染上绯红之色微微低下了头,嘴上说着客的说词,本人却没有要离开之意。

司徒婉儿自从洞中被人剥了衣服,便没了往那般蛮横无理自大妄为,每每碰到张云都是一副小女儿姿态,现在更是放低姿态想过来探探底,他对自己到底是何看法!?

司徒婉儿虽已入了峨眉山的道门,可其父乃朝中重臣,她并不需要遵守诸多戒规限制,哪怕她想嫁人生子,也只需获得掌门特批便可行事,毕竟峨眉山立于凡界难免世俗观念,贸然得罪个朝堂大臣得不偿失。

临,表示临事保持不动不惑的坚强意志,不为外物所动摇坚持本心。可根据使用者的修为高低,来破除鬼怪施展出的迷幻类阵法与幻境等;

虚空中淡淡金色的阵法光圈显现,双层圆环中闪动着怪异的图文,眨眼间法印便没入张凌云的体内,当他再次睁眼时所有的怀疑都消散无踪,只剩下异常坚定的必胜信念。

张凌云来到姮芯儿跟前,挥手于虚空中绘制定符抛掷而出,看着面前满是恐惧的姮芯儿,以十分古怪尴尬的姿态跪坐不动时,不深吸一口气,开始接下来的动作。

若一家家找过去耽误时间不说,很可能像‘百花观’一样,打草惊蛇反倒害了那些普通百姓。

阅读道义行最新章节 系 。统.小。 说.网 w W w 点ku w x 点ne 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