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见众生皆草木

1329你跟你的棋过去17

  • 作者:步步为吟
  • 类型:玄幻魔法
  • 本章更新:01-20
  • 字数统计:4351
1“她以为她什么人都没告诉这是为什么?她这人最怕的就是欠人情,你可不能让她知道你什么都知道,要不然她得怨死你和我。”“你若是真要帮她就静静地看着便是,真让她觉得面子和自尊心都受挫了,估计就是病死也不会向谁求助。”谢玄道看着她置身独入蛇窟的背影,脑海中全是童老跟自己反复提起过的那些交待。怎么可能真的袖手旁观看着她独入虎穴?·······越往蛇窟内部走去,想象之中的危险并没有出现。没有蛇群忽然对你群起而攻,一切悄然无声,安静得不行。她这应该不是没找对它的老巢啊?之前来过一趟,不了解此处情况引起一番动静,差点就埋身于此。可今儿个安静如鸡。弗陵找寻了许久,借着昏沉的视线,才总算看清楚那团正在冬眠的漆黑的东西后,一时间恶心得不想继续。金腹母蛇到底还缩在老窝等着孵卵,男的呢,都去打战了还是死哪里去?就算走了,也得该留一个两个下来看守,以防万一有人像她这样推搭。这样让她也不至于觉得对一个母亲动手太缺德了。从道德上讲,弗陵心底终究是过意不去,若只是自己被咬一口也没什么,以毒攻毒,不过却还得帮着谢玄道取蛇胆,这可是杀了救自己命的恩人。她干嘛还要自己揽上这造罪孽的罪过?可她又闭了闭眼,一遍一遍地于心底告诫自己,造罪孽就造罪孽吧,谢玄道的老祖宗之前因为璋宪的事没少动过气。就趁这回全部了结,今生但愿再无瓜葛。······“你怎么样?”靠石壁的地方,谢玄道正倚靠在那处,弗陵看向那说话的人,扯了扯唇角笑了笑。她在里头累死累活,纠结良多,可他倒好,什么都是别人拼命得来的。谢玄道见她身形晃动,站定不稳,快步过来。弗陵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触碰,冷哂一声,往地上将一麻袋甩过去,就当自己日行一善了。“死不了。”麻袋被绳索绑着,里头的金腹母蛇挣扎激烈。谢玄道看她扶着左手手臂,目光微深,唇角轻轻动了动,声音艰涩。“怎,怎么.....被咬了?”“死不了。”谢玄道:“我看下伤口。”弗陵皱眉看他:“不需要。”谢玄道心底一急,垂在两侧的手心紧攥:“金腹蛇有毒,我......”弗陵都不耐烦了,一字一句道:“死不了。”童老之前也曾耳提面命地告诫过她,因她自身体内毒素的缘故,被咬一口暂时不会有事,但必须在短时间内赶回去,若不然没事也能有事。谢玄道默了默:“这样的你跟过去还真是不一样。”过去的璋宪便是连一点疼都受不得。弗陵低声嘀咕,从他身边走过:“我本来就不是璋宪,这要一样才有鬼了。”谢玄道追着她背影看过去:“你说什么?”弗陵脚步微停,叹了口气。“我倒是问你你想做什么?”“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都记不得了是吗?失忆了是吗?那要不要我再重申一遍?”“我想跟你退婚。”说到这里,弗陵着重强调了一声:“不过这事你最好别插手,我自己会办。你今后想当陛下的乘龙快婿也好,想跟你那黑白棋子厮守终身也罢,我就在这里遥祝你一声生活幸福。”她笑眯眯的样子就差在烧尽的余烬中扔过去一把柴。谢玄道目光微黯:“璋宪,你先听我......”弗陵见他抬脚欲往前,手臂抬起,拒绝接近的姿态。“别把我当成过去的璋宪,也别想用一些甜言蜜语的话哄我取消退婚的打算,是你自己先对不起我的,既然这样我就没必要再留一个心底存着杂念的人。”谢玄道舌尖抵腮,牙关微咬:“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有没有又关她什么事,别妨碍她成为芳龄富婆。弗陵指了指地上那麻袋:“这蛇你要拿去,以后我们就没有旁的交集。”谢玄道冷哂:“我以为要这东西做什么?”弗陵侧头过去看他,疑惑道:“你不是着急回去给你祖母治腿疾?”谢玄道:“璋宪,我们的婚事是你姑姑生前订下的,很仓促很慌乱的情况,你可知道她当时为什么那么急着将你托付到谢家手中。”弗陵踩了踩脚下的积雪,因为畏冷缩紧脖子跺了跺脚。“我不知道,也别拿我不清楚的事情糊弄我。”记忆中关于这段婚事为何会落在璋宪身上并不是特别知道原因。孝贤皇后生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断断续续一直好不了,桑奈奈和隋玉公主并几个世家贵女去大理寺,为替自己姑姑求一道平安符,回来后便被这一桩婚事给砸得晕头转向,心花怒放。“怎么,你要替她告知我原因?”谢玄道顿时一默。弗陵哂笑出声:“当初她或许没有看透你这个三心二意的人,但现在我不仅看清了,当然要尽早割舍。”······出了山洞,却见山体上悬着的绳索此时此刻正孤零零地掉落在地上。弗陵疾步过去,手里握着被割断的地方,难以置信地扯了下唇。听到身后窸窣响动,她笑盈盈地转头过去看他:“绳索呢?”谢玄道:“断了。”谢玄道顿了一瞬,解释:“不是我干的?”“那你干嘛那么急着否认做什么?”谢玄道深吸了两口气,快步走来。“你看这割裂痕迹......”谢玄道指着断裂口,迫切解释:“割口很不齐整,只能是被山体磨破的。”“还有你看这里多处都有磨损,你靠这根绳索都了多少回山了,这都用旧了,会断也是迟早的。”弗陵抿了抿唇:“我看不出。”谢玄道看着她这幅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又被气笑了。“你现在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弗陵的确是看他哪里哪里都不顺眼,便是呼吸同一个山里的空气都不行。现在得想办法从这个鸟不拉屎的犄角旮旯地出去。可她也不会飞檐走壁,身边这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更别提能有多大用处。怎么回去却成了难题?倒霉透顶。这要不是谢玄道做了什么手脚,她会不信这个世界上竟会有这么巧合的行为。谢玄道突问:“你和我退婚了,你想找谁?”弗陵一时间竟在心底乐了。这人脑子里是被什么堵住了是吗?这个时候还能想这些无聊的情情爱爱?“南安郡王?”听到这般带着醋意的疑问,弗陵倒是微微眯着眼。“找谁都好。我忽然觉得就是平阳世子这个开心果也比你好上百倍千倍。”能吃醋也就怪了,不过是男人自以为是的占有欲作祟。之前不在意,现在失去了倒还要来装腔作势。谢玄道:“南安郡王府的三小姐嫁给我三表叔,平阳世子的母亲近期正在与我大伯父家的姑娘议亲,我们几家之间已经是很乱的关系了,你确定还要加进来?”弗陵一时语噎。“反正你我,他们都是即将要家族联姻的,亲上加亲的,你找他们还不如找我。”弗陵不服气:“反正都是利益至上,找你和找别人能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相夫教子,生儿育女,相敬如宾,终老一生。”想想人的一生都是这般为了延绵子嗣而过的,就觉得甚是可惜。谢玄道被她的话问得分了岔,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人的一辈子无非就是这些。如果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每一个人有不同的生活经历。他并不擅长做保证,当初还是孝贤皇后病重让他承诺今后照顾好她,可自己好像做得也并不好。谢玄道薄唇微抿,声音微微艰涩:“我,我会对你好的,比他们,比他们更好。”他这人身形修长如玉,微垂眼帘看向她说话,本该有种平日里趾高气昂的感觉,偏偏说出这句话时,连他自己都似乎没底。“呵。”她差点乐笑了:“什么样的好?”谢玄道眉心动了动,到底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弗陵却是起了恶趣味逼问。“你会像南安郡王那样做饭吗?”可惜谢玄道自然是君子远庖厨的。“那你能学学平阳世子做个开心果吗?”谢玄道面色微黑:“嬉皮笑脸,成天三五成群上秦楼楚馆的有什么好?”弗陵:“我就打个比方。”谢玄道:“那我比他们好的地方你怎么就没看到?”弗陵一本正经地问:“在哪?要不你现在给我飞檐走壁上去一个给我瞧瞧。”谢玄道:“......”弗陵喃喃自语道:“下棋好啊,下到房间里藏了一个女孩子一整晚了都能够没发现,要我说是你专心致志呢还是装傻卖呆。”弗陵看他哑口无言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不已,“大哥,你说你平日里挺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如今怎么也学会来纠缠别人了?”“你不是那种最讨厌追在女子身后跑的男子吗,如今自己怎么也变成这种人了?”她一副漫不经心的说笑的姿态看得谢玄道目光赤红。“对我好不是将我泡在蜜罐里,姑姑之前是这样,现在她走了,换了你这个蜜罐,我难道还要像过去一样稀里糊涂地继续在你们营造的假象里?”“我姑姑都走了,陛下现在又看重你,隋玉也喜欢你,你何必拘泥于一桩过去的婚事?”谢玄道薄唇轻启,声音沙哑:“可我,可我承诺过你姑姑。”所以这是给她扯什么临危受命的典故、信守承诺的人设是吗?弗陵蹙了蹙眉头:“你之前也说了,为什么她会在病得那么重的时候那么仓促地要将我的婚事订下,是不是预先知道了什么?”见他默声不语,弗陵道:“你既然不说那就从现在起一辈子都不说。”“你一辈子想要护着这个秘密那就自己死守不放。”“可我不想陪你玩这种守护游戏。”······童老药馆。看着她扶着受伤的手臂从马车上下来,轻车简从,却又形单影只,童老只是一脸诧异。“你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说话间不时地往她身后瞧了又瞧,看了又看,也不知道真正在找谁。弗陵一时无语,怏怏无力地看向他。“我可是病人,我被蛇咬了,你再不救我,打算去隔壁给我买棺材是吗?”说来也是奇怪,童老隔壁的确是家寿材铺,声音不温不火,店主人平淡度日,虽同邻居有龃龉,但关键时刻,人人不得念着她的好。童老却问:“你真一个人来的?”弗陵气道:“其他人,你说你想见的到底是谁?姓谢是吧?他给你钱了还是怎么样,在这个时候帮他来气我,是嫌我死得不够早?”见她脸上气得腮帮鼓起,但觉好笑。童老道:“看来他是找到你了。”弗陵哼笑看他:“你要不去点颗红黑痣当个媒婆好了,不,你当媒人婆也是害人,黑的也会被你说成白的。”童老眼角闪过一丝得意,殷勤一笑,道:“老朽正有此打算,媒人婆,能拿不少钱。”他抓过弗陵的手过去切脉。

按照过往他不该很快就把自己叫停才对。
在此之前,平阳世子欢欢喜喜地抱着小狐狸离开。置换了信息得去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因为这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卖你人情?”
见他没说话就应该是不反对的意思,富贵忙不迭就要去追平阳世子的脚步。刚一动了下脚掌却见身后并没有人喊他停下,富贵反倒是心底没底。
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话是带到的,今后该怎么做也是你的事。”“小狐狸就应该给我吧。”
富贵原本面上讪讪,但听到这么一句话后骤然来了精神,高高地吼了一声应下,便马不停蹄地牵着马出府去了。
“现”“我忽然觉得你不跟他谢世子在一起更好,就你这一肚子坏水,我还担”
“世子,你怎么不叫我站住?”“你很啰嗦。”谢玄道眼眸清冷:“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派人去一趟郡主府,就说,我有事要见她。”
“若不是因为我小妹是隋玉公主的陪读,那日偶然听到她和隋玉之间的窃窃私语,要不然还不知道她给你设的这一局鸿门宴。”平阳世子揶揄地笑望着他。“你说说你,璋宪都已经这般看你,看来是真对你失望透顶,决定退婚,另谋他处了。”
这人方一走,谢玄道重新陷入沉寂。平阳世子的话在脑海中越发清晰。
“给他。”“别心不甘情不愿啊,反正某人也不要。”“软弱是女子最好的武器。”
富贵看着自家世子是自平阳世子走后便一直沉默寡言,不发一词。“您要是不舍得小的现在就赶过去将会小狐狸抱回来。”
唯独一盏烛火通宵达旦。

夜深人静,谢侯府一无往日静谧无声。

阅读我见众生皆草木最新章节 系,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